白氏企业在李妍不遗余力的打击之下,仅仅一个礼拜就缩水了一大半,还有许多股东都卖出了手中的股票,就怕继续赔下去,白氏的员工也大部分辞了职,剩下的要不是实在找不到工作,就是没什么本事,就算蹭也要蹭到公司的遣散费才行。

  因为公司机密泄露,所以所有正在进行的项目都停摆了,其他投资公司看到这里,也撤走了资助,可以说,白氏现在就是个筛子,有多少钱都不够填进去的,要是公司无法在短时间内拉到赞助和投资,那么白氏成为历史那是妥妥的。

  “……”

  看着白氏企业不断飙低的股市指数,李妍不满的皱了皱眉,这样虽然打击到了白一飞,但是离婚的事情却又因此搁浅了,这让她很不满。所以想了想,她还是去了医院一趟,正好遇上了即将出院的白一飞王思艳一行人——

  毕竟白氏的事摆在那,白一飞要是还能安心养病就真厉害了。

  “你来做什么?!”

  看到李妍,白母完全一副怒不可遏的表情,“一飞都住院这么多天了,你竟然今天才来,我们白家可要不起你这样的媳妇!”说完后,直接转向儿子道,“一飞,这样的扫把星赶紧跟她离了得了!我多看她一眼都嫌晦气!”

  白母信佛。

  所以她认为最近白家一切的倒霉事都是因为当初儿子娶了李妍引起的,也不想想这媳妇都娶了多少年了,要真倒霉,他们白家岂不是早家破人亡了!可是,迁怒的人是毫无理智的,比起能够跟自己说的上话的王思艳,她更加讨厌这小家子气还上不得台面的媳妇,简直就是打脸的存在,因为这媳妇,这些人她暗地里不知被其他贵妇嘲笑了多少次!

  当初要不是儿子对着女人入了迷,她怎么可能允许娶她进门!现在好了,儿子对李妍的感情终于耗光了,她乐得看她的笑话!

  “妈——”

  此刻见到李妍,白一飞的感觉很复杂。

  因为他从她清澈的眼中,已经看不出丁点的感情了,她就这么平静的看着他,不喜不怒,仿佛他就是一个陌生人一般,明明当初她的眼中,全都是他的。

  他们究竟是什么时候弄成这样的呢?

  他想不起来了,只觉得这几年的婚姻很压抑,她经常给他丢脸,所以他忍不住心底埋怨她,久而久之两人的关系疏远了,到了后来他又有了其他女人……他曾经觉得能够跟她相伴一生的,何况他们还有一个聪明伶俐的儿子。

  可是现在,看着站在距离自己五步远的女人,白一飞知道,他是彻底的失去她了!

  思及此,他的心脏不由得一痛,仿佛什么东西消失了一般。

  “一飞,你怎么了?身体还不舒服吗?”白母的注意力马上转移了,“要是不舒服就不要那么快出院了,让医生再给你检查一下好不好?公司的事咱可以暂时不管,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儿子和公司,白母自然选择前者。

  这也是李妍觉得白母唯一可取的地方,就是很爱护她认定的家人,比如白一飞,比如白子皓。至于李妍?呵呵!那是路人甲!媳妇可以娶很多个,儿子孙子可不是随便来的。

  “妈,我没事!”

  白一飞制止了白母的动作,撇开欲走上去的王思艳,缓步朝李妍走去,在距离她还有一步远的时候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一个礼拜前,你说要跟我离婚。”

  李妍的目的很明确,自然没有掩饰。

  “你想离婚?!”

  白一飞的声音突然有些尖锐,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听到她说这话,他只觉得一股愤怒袭上心头,继而是滔天的怒火,一伸手就想拽住她的领子摇晃几下——当然,他没有成功,李妍迅速后退了,并且条件反射的摆出了防备的姿势。

  “搞清楚,是你先提出的!”

  李妍反驳。

  看他的神态表情,好像是自己硬要离婚似得,简直莫名其妙!当然,李妍也低估了男人的劣根性,那就是他可以抛弃你,却绝对不允许你主动抛弃他!所以,白一飞生气了,他生气的后果就是一切都反着来。

  “你休想离婚!我不会跟你离婚的!李妍,你记住了!你生是我白家人,死也是我白家的鬼!我绝对不允许你离了我再去找其他男人的!”

  “儿子,你说什么呢?!”白母。

  “一飞,你明明说过——”王思艳。

  “……”

  李妍嘴唇蠕动了一下,缓缓吐出了几个字,“神经病!”然后,不再跟他废话,眼睛直接对上对方的,眸中紫光闪过,一个念头植入了白一飞的脑袋。

  之后,李妍转身就走了。

  跟脑袋不清楚的人理论,她简直就是自找罪受,所以还是来点简洁的好了!此时的李妍,还不知道等她回到别墅的时候,有一个大惊喜在等着她。

  **

  刚回到别墅的李妍,就察觉到了空气中的不对劲,这里好像来了陌生人。好在,她没有切实感受到来自对方的恶意,所以也就不动声色的按照平常的动作行事,开锁,推门,她直接看向了沙发上多出来的人影,眼睛惊讶得都快脱窗了!

  眼前的人是哪个?

  自然就是她心心念念的欧阳靖了,还是前世熟悉的眉眼,英俊潇洒自不必说,风采魅力也不知迷倒了多少人!这货不知道早来到了这世界,一直都在等着某个人的出现,直到最近他才感觉到她的到来,自然是第一时间找来了。

  当然,这也要归功于网络上的宣传,否则欧阳靖还真没那么容易找到她。

  “……小妍,妍儿,你真不乖!我都说过那么多次了,让你再没等到我之前不要随便嫁人,看看你,还得离一次婚,多麻烦呀!”

  说完,欧阳靖直接站起身把惊讶中的人抱进了怀中,心情很是美好的深吸了一口。

  “你怎么找到我的?”

  李妍奇怪了,倒是安安静静的呆在他的怀中。

  “白氏倒台太快了!”快得都不正常了!所以,欧阳靖也就知道恐怕有人用非常手段针对白氏了。

  能够在这个世界运用非常手段的,也就小妍了。想到妍儿每次都是某个男人的妻子,欧阳靖也觉得心塞,所以他只能尽快让她脱离困境,省得她身上还挂着一个其他男人伴侣的名声。

  现在,对于一切身为李妍丈夫的男人,欧阳靖都是怒意满值的,所以在调查清楚小妍的身份后,他又在白氏倒台的“伟业”上加了一大伙,毕竟这一世他也是从政的,当一个爱妻如命的政客想要对付一个霸占了自己妻子的商人的时候,还是有很多机会的。

  当然,这一点他是没必要告诉对方的。

  “……”

  李妍却是笑了。

  因为她听懂了他话中的潜台词,所以心中愈加甜蜜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欢迎大家访问:热库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rkshu.com/book/27373/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