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总,蓝总刚才打电话过来说让我们偿还上个项目资金。”

  “白总,银行方面刚开打来电话说让我们归还这个月的利息,如果不能按期付款,他们讲强制拍卖东区的土地了。”

  “白总,销售部的黄经理今天提交辞职报告了!”

  “白总,文股东把手上的股票全部抛售了,现在白氏股票已经低于平均线了。”

  “白总……”

  紧急从医院回家的白一飞,面对就是白氏一个这个烂摊子,明明是一栋崭新的大楼,此刻却是人丁凋零,偌大的办公场地大多数成了摆设,原本是个拥有上万员工的大公司,现在人数几百都不到了,这还包括了后勤那些保安和清洁人员——

  好在后者没有辞工,否则整栋大楼还不是异位飘散了。

  “我们现在能够抽调的资金现在还剩多少?”

  白一飞揉着发疼的脑仁,问道。“……不足一千万了。”王思艳道。

  “……”

  白一飞皱了皱眉,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道,“把我家的别墅拿去抵押吧!先抽一部分款项把银行的利息填上,剩下的在看着办!”

  “可是——”

  王思艳脸上是不赞同的神色。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现在,我不想听!”白一飞说得很是斩钉截铁,“现在是谈论公事的时候,希望你公私分明!”最后几个字,他特意强调了一下。

  话说,白一飞现在对王思艳的感觉真的挺复杂的,就因为这个女人,他成了“渣男”的代名词,甚至也因为这个女人,害得他的公司被不知名的黑客袭击,现在更是濒临破产的境地,他要是还有心情跟她卿卿我我就怪了!

  可是,他也不能把人赶出去,公司得力的干将是一回事;再说事情成了如今这样,他也有责任,总不能所有的责任都算在一个女人头上吧?要真那样,他就不是个男人了!

  “快去吧!”

  “好!”

  知道劝不住对方,王思艳只好歇了继续下去的心思。不过心里头倒是在想着,只要她陪着白一飞度过眼前的难关,他们也算是共患难了,到时候他们总能够迎来幸福的一天的,因为她对他的能力深信不疑。

  不过王思艳很快就知道,这只是她的妄想罢了。

  因为就在她才把白一飞的别墅抵押出去之后,马上就有人大力收购了白氏的散股,才短短一天的时间,那人手上持有的股票就超过了百分之六十,也就是说——白氏易主了!因为这个时候,白一飞手上的股份只有百分之三十五。

  也就在这时,白一飞终于知道了背后的推手是哪个呢!

  “原来,是欧阳靖在背后搞的鬼!该死的!”

  白一飞忍不住咒骂,就算他自诩聪明才智不输任何人,但是在身为天之骄子的欧阳靖面前,也是自愧不如的。

  欧阳靖本人出生在军政世家,在十四岁的时候就凭借自己的能力一手创办了靖妍集团,用短短三年时间到达上市公司的要求,又花了五年时间走上国际,现在又过了八年,他已经荣登世界富人排行榜前几名。

  欧阳靖现在也不过是而立之年而已,但是他创造的财富却是别人几辈子甚至是几十辈子都创作不出来的,难能可贵的是,他的钱越多,但是回馈于民的也多,靖妍集团每年都会在国家基础建设方面投入几十亿的资金,用来改善民生和人民的基本生活。

  即便是一个普通民众,对于欧阳靖这个人也是大大的佩服的,因为他们的衣食住行都被靖妍集团关心到了。

  白氏企业,说白了还不如靖妍集团一个子公司大,可就是这样的庞然大物,却偏偏针对他下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没有任何地方得罪过对方吧?

  此时此刻,白一飞的脑子乱成了麻,那样的人物要真想对付他,根本就是轻而易举,怎么可能还搞出那么多花样来?这么一想,似乎又不是对方下的手了?偏偏收购了白氏的就是靖妍集团!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不过唯一庆幸的是,他不用宣告破产了,也不用担心变得身无分文了。但是,当白一飞接了一个他私人律师的电话之后,却完全不觉得这是一件幸运的事情了!

  “白先生,您提交的‘离婚协议书’法院已经通过了,关于让李女士净身出户那一条对方也没有异议,不过孩子判给了你……”

  “等等!我什么时候提交‘离婚协议书’了?”

  “呃?不是你拜托王小姐送上来的吗?而且协议还是你亲笔写的,上面也有你的签名!我之前打电话问过你了,你也说那就是你的意思,怎么——”

  “这不可能!”

  白一飞立刻反驳道!他的记忆中明明没有这一点记录,为什么现在却有人告诉他,他已经离婚了,他老婆也已经不是他的了!甚至于,他还让自己没工作能力工作经验的老婆净—身—出—户!

  这说明他不仅忘恩负义,还薄情寡义甚至冷酷无情!

  明明当年就用了特殊手段得到了这个妻子,现在腻了,就干净利索的把人扔掉了!尤其在对方没有一点过错的时候,要是这件事情被媒体知道的话,他都不敢相信接下来会遭遇什么!

  果然——

  等过了两天,一段音频无缘无故的又在网上爆了出来,白一飞这下都红得发紫了!音频的内容是这样的。

  “唉,你说白氏明明就要破产了,怎么马上就有人收购了呢?没能让白一飞那小子变成穷光蛋,可真让人不甘心!”

  “嘿嘿,你省省吧!既然靖妍集团都收购对方的散股了,摆明了就是要抱下你家公司,你还是收手吧!”

  “我就是不甘心!凭什么那小子永远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态,好像全世界都围着他转似得,见一次就想揍对方一次,可偏偏还得腆着脸去奉承对方,想想都憋屈!不过好在现在,他马上就什么都不是了!不过也奇了怪了,好好的靖妍集团收购它干嘛呀!”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你知道‘靖妍’二字怎么来的吗?听说是欧阳靖跟他爱人的名字合起来凑成的,只不过他的爱人一直没出现而已。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有小道消息说欧阳靖所谓的爱人,就是白一飞的妻子——当年要不是姓白的用强,那女人早成了欧阳靖的妻子了,现在白氏有危险了,他就把妻子给卖了,转手就卖了个好价钱,这本事可真不小啊……”

  “啊!你是说最近流传的白一飞离婚案就因为这?可是这也太那啥了吧?”

  “好了,这富贵人家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底下的龌蹉只有你想不到,就没有人家做不到的!只不过是卖了妻子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

  “……说的也是!”

  然后,音频内容结束。

  白一飞既“渣男”这个称呼之后,又成了卖妻求荣的典型,简直就能成为各类“渣男”“贱男”的代名词了!甚至连他的名字都成了需要规避的文字,只因为他造成的影响太过恶劣了,要是教坏了祖国的花朵怎么办!

  “碰——”

  这一下得到消息后,白一飞不仅是砸了电话,还办起办公椅和办公桌开始砸了!可惜,后者是檀香木制作而成,他根本扛不起来,只能憋红了一张脸在那使劲,最后无果,只能无奈的坐到了地上。

  “呵呵——”

  他捂住额头突然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小妍——”

  他低喃着。

  从得知自己已经离婚那个时候起,他就再也找不到李妍了,甚至连岳父岳母也一并不见了,他有种感觉,他今生恐怕再也见不到对方了。

  可是为什么,直到确定自己彻底失去妻子的时候,他才有种痛彻心扉的感觉传来。

  他明白得太晚了!

  他其实一直都爱着她!

  可是——

  她不要他了,连他们的孩子也一并舍弃了。

  ------题外话------

  其实,白一飞知道那段音频是假的,也认为李妍跟欧阳靖没有任何关系,是有人故意陷害他,但是有一点他却明白——那就是他跟李妍再也没有关系了!这样的认知,盖过了他去追根究底的心思。但偏偏,这一切是真的(虽然跟现实有点出入)。白一飞会一直活在富人的圈子里,却又是最低级的富人,离不开这个圈子就必定会被人嘲笑,因为人家比他更高级了,对于心高气傲的人来说,这样的惩罚也不算轻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欢迎大家访问:热库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rkshu.com/book/27373/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