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挥击,必然有一名敌人如断线风筝般飞出去。

  每次撕咬,必然会血溅五步。

  无论敌人是枪手还是刺客,甚至周身缭绕着电弧和火焰的觉醒者,在琥珀眼里,都是食物!

  她无惧刀剑,不怕子弹,更不在乎电弧和火焰的攻击。

  疯狂吞噬,热血沸腾,无论多严重的伤势,都能瞬间恢复。

  再加上对丛林作战环境熟悉到极点的优势,她变成了杀戮女王,无人能挡。

  这一幕让楚歌又想起了琥珀的话。

  琥珀说,族人都把她当成恶魔附体,在月圆之夜的祭典中用石头狠狠砸她,名义上是帮她驱魔,实际上却是发泄自己的愤怒和恐惧。

  当时楚歌还嗤笑她的族人,认为这不过是原始部落的土着们,遇到无法理解的事情,只能用虚无缥缈的鬼神之说来解释。

  但现在,楚歌发现自己有可能冤枉了南岛土着。

  搞不好,他们的祖先真的见过琥珀如妖似魔的一面,所以才留下那些恐怖的传说!

  这样也好。

  楚歌闭上眼睛,感知着震惊能量和战斗纳米机械重新充盈四肢百骸,每一束血管,神经和筋络。

  他即将恢复,再次雄起,只需要……五分钟!

  “怎么会这样?”

  丛林深处,看到琥珀大杀四方的场景,歌莉娅女士的脸色变得格外难看。

  她觉得自从潜入狮子城开始,命运就和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每件事都格外不顺。

  眼看就要成功的计划,每每都会被意外破坏,十拿九稳的布局,转瞬间都会被一个个怪物,戳得千疮百孔,以至于她从兵强马壮、高高在上的丛林基地指挥官,变成现在的丧家之犬,残兵败将。

  不,仔细想想,不是从潜入狮子城开始,而是从遇到楚歌开始。

  “楚歌……”

  一想起这个名字,歌莉娅女士浑身上下三万六千个毛孔,没一个不想喷血的。

  她恨恨地瞪了丛林深处一眼,下定决心,等抓住楚歌,无论李心莲博士怎么想,她都要把楚歌剁碎了喂狗。

  李心莲博士眼底,却绽放出兴奋的火花。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哈哈,原来是这样!”

  她喃喃自语,“过去我一直想不明白,一个活了几千年甚至上万年的人,应该如何解决记忆过多,思维僵化和精神崩溃的问题——人类的大脑是为了短短几十年的工作寿命而设计的,所谓‘精神’或者‘灵魂’的有效期,最多也就是一两百年,没人能承受数千年的记忆,数千年的思考和数千年的孤寂,超负荷运转和超长待机的结果,就是彻底崩溃,变成彻头彻尾的疯子!

  “可是我在南岛上遇到的琥珀,虽然反应有些迟钝,对尘世间的一切也充满了厌倦,但她的思维仍旧清晰,并没有发疯的迹象。

  “我曾经百思不得其解,认为她的年纪可能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现在看来,我错了,说不定她的诞生时间点,比我想象中还要古老,只不过,她用了一种非常巧妙的方法,来保持自己的精神正常。

  “不是遗忘,而是封印,每过几百年或者一千年,她就会将所有记忆,情感和思维模式统统打包成一个‘人格’,然后将这个人格封印起来,再形成一个全新的,如婴儿般纯洁无瑕的新人格,去度过一段全新的人生。

  “没错,一定是这样,在她娇小玲珑的身体里,不知道封印了多少不同的人格,现在,遇到生命威胁,某个源自数千年前,充满野性的‘战斗人格’就被召唤出来。

  “太奇妙了,生命的奥秘实在太奇妙了,这下子,永生者的研究价值又提升了不少,哈哈,哈哈哈哈!”

  李心莲博士兴奋得手舞足蹈,乐不可支。

  “你还笑得出来?”

  歌莉娅女士的脸色阴沉得能够滴下水来,咬牙切齿道,“你不是告诉过我们,永生者仅仅拥有漫长的生命,绝非不死之躯,更没有丝毫战斗力可言吗?”

  “我猜错了,这没什么,科学的突破,总要不断试错并且付出代价的。”

  李心莲博士无所谓地说。

  过去的她,背靠狮心集团,拥有狮王李昂和细菌博士的支持,就不用害怕歌莉娅女士。

  现在,继承了上代细菌博士的庞大遗产,成为菌群主脑,新一代细菌博士,隐隐凌驾于歌莉娅女士之上,她更不将这个败军之将放在眼里。

  “让你手下这些愚蠢的枪手停止用普通武器攻击,你们根本不可能击中,也不可能伤害到她。”

  李心莲博士发布命令,“让他们改用麻醉枪,电击枪还有绳网枪,只要不伤害到她的血肉之躯,她的超强自愈能力就没有用武之地。

  “关键是控制她的活动范围,把她逼迫到狭小的角落里,然后用你的‘虚无之手’攻击她的心脏——注意,我不是要你隔空捏爆她的心脏,反正她随时还能再长出全新的心脏,我只要你狠狠挤压,迫使她周身的血液无法流动,呼吸困难并产生剧痛就可以了。

  “至于你,史兰先生,你的任务就是充当诱饵,尽量吸引她的注意力,能办到吗?”

  成为黏菌主脑的李心莲博士,明显有点儿颐指气使甚至飞扬跋扈的态度。

  歌莉娅女士和蜥蜴人史兰对视一眼。

  两人都折损了大量手下甚至心腹,恨得牙痒痒。

  但他们寄托在毒液炸弹上的希望已经彻底破灭,想要回到总部,不受太残酷的责罚,就只能帮助李心莲博士,将永生者抓住。

  蜥蜴人史兰冷哼一声,身形化作一道绿色流光,朝琥珀扑去。

  那就像是一头巨大的蜥蜴,和一头灵巧的山猫,在枝桠和灌木间腾转挪移,撕咬扑击,打得眼花缭乱,难解难分。

  身为刺客头目,史兰的身形比普通蜥蜴人更加敏捷,鳞甲也更坚硬,而且凸起一道道弧形沟壑,让琥珀的攻击很容易顺着弧度划出去。

  琥珀身上,不断出现蜥蜴人史兰抓出的伤口,又在瞬间愈合。

  虽然不影响活动,却令她愈发暴怒,双眼渐渐变得赤红。

  ——唤醒数千年前战斗人格的琥珀,真像是一个杀红了眼的原始人,根本看不出也不在乎,自己正一步步踏入陷阱。

  蜥蜴人史兰就这样沉着冷静,稳扎稳打,将琥珀的注意力都吸引到自己身上。

  随后,步步朝歌莉娅女士和李心莲博士组成的包围圈里退去。

  琥珀还以为敌人生出畏惧,她兴奋地咆哮一声,如猛虎扑羊般纵身一跃。

  就在这时,“哧溜哧溜”,前方几株大树上缠绕的藤蔓,都受到李心莲博士的古老黏菌控制,变成流淌着黏液的毒蛇,朝琥珀射来。

  “啪!”

  几条藤蔓狠狠甩在琥珀身上,毒素攻心,顿时令琥珀的皮肤上隆起一道道赤红色,触目惊心的凸痕,像是丑陋的蜈蚣,盘踞在那里。

  琥珀身形一滞,双脚落地,脚下的腐殖质却同样被古老黏菌污染,变成一口黏糊糊的泥淖。

  菌丝“嘶嘶”作响,顺着琥珀的双腿往上攀附和缠绕。

  琥珀大惊失色,正欲拔腿逃跑,忽然感到心脏一阵剧痛。

  却是歌莉娅女士隐藏在不远处的灌木丛后面,发动“虚无之手”的能力,隔空握住她的心脏,狠狠一捏!

  “啊!”

  琥珀惊怒交加,痛苦万分,单膝跪在地上。

  越来越多古老黏菌爬到她身上,侵蚀她的血肉,迟滞她的行动。

  尽管被三大高手合围,琥珀还是发出愤怒的吼叫,试图挣脱束缚。

  她几乎就要成功了。

  古老黏菌的菌丝被她“噼噼啪啪”扯断,心脏也在歌莉娅女士的隔空抓取下顽强跳动,沸腾的鲜血化作血雾,抵挡黏菌入侵,她一步步踏出腐殖质被污染的范围,朝满脸惊讶的蜥蜴人史兰怒目而视。

  :。:

欢迎大家访问:热库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rkshu.com/book/45967/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