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真是没等多久,牛魔王就到了。

  黑云翻腾,遮天蔽日,伴随着阴风怒吼,鬼哭神嚎,出场画面相当高调,一点都不遮掩。

  黑山老妖还打算跟牛魔王聊几句呢,对方却毫无停顿,厚重黑云压着树梢飞过去,直接降落在村子外面的荒地上。

  呼啦啦黑压压的一大片,他竟把几千个牛妖喽啰也给带过来了,再加上毛发间难以计算的牛虱兵,几万大军可以瞬间而成。

  轰!轰!轰!

  牛魔王变大到身高几十米,跨前几步,一双猩红牛眼仿佛探照灯,居高临下俯视着村子里面。

  “牛魔王驾到,孙悟空何在?”

  这话还不是他自己喊出来的,而是万千小妖齐声呼吼,响彻天地,回荡不绝。

  牛逼就是牛逼,他一到,就把其他妖怪都比下去了。

  村子里暂时没有任何回应,至尊宝双腿发软,躲在房间里不敢露面。

  “帮主,你不会真的是孙悟空转世吧?”

  二当家突然出现在身后,把至尊宝吓得更是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卧草,吓死我了。”

  至尊宝一巴掌抽过去:“你个混蛋走路没有一点声音吗。”

  往常,帮主大人的巴掌惩罚,二当家当然是躲不开也不敢躲的,但现在,二当家上身不动横移半米,便轻松避过。

  “嘿嘿,刚刚领悟了一套鬼魅舞步,还不错吧?”

  二当家实力大增,现在绝对是斧头帮第一高手了,稳压至尊宝一头,自尊心也跟着极速上涨,怎可能孙子一样乖乖挨揍。

  “行啊,老小子你现在长本事了。”

  至尊宝心里有数,表面上却不能弱了气势,挽起袖子咋呼道:“是不是打算落井下石,趁此机会夺我的帮主之位?”

  “别提这寒碜到家的帮主之位了。”

  二当家确实硬气了很多,讲话方式虽然还称不上大逆不道,也变得淡定从容了无数倍:“说了多少遍,我现在是个有追求的人了,往后啊,对山贼这行当再无兴趣,你乐意,这帮主你就一直做到底好了。”

  “切!”

  至尊宝一脸不屑:“你的狗屁追求,不就是死皮赖脸要抱住唐公子的大腿嘛,说到底还不是个点头哈腰的小跟班。”

  小跟班都说得客气了,其实他更想说‘奴才’二字。

  “你不想吗?”

  二当家阴沉一笑:“唐爷这等贵人,千年难求,万年难遇,好不容易碰到了,对咱们又是这般的慷慨大方,如此机会不紧紧抱住,那才是真的傻呢。”

  “我现在没心情跟你扯这些?”

  至尊宝还想硬撑,梗着脖子挥挥手:“去讨好你的唐大爷吧!”

  “孙悟空,死猴子,快给我滚出来!”

  外面,牛魔王的一声咆哮震耳欲聋,房梁上唰唰落尘,把至尊宝又吓得一缩脖子,夹紧了屁股。

  “帮主,我这是关心你啊。”

  二当家确实没有落井下石的意思,看在往日情分上,还要提醒他:“你若真是猴子转世,这天这道坎,就得依靠唐爷才有希望迈过去,我这也是好心好意。”

  至尊宝也不是真的不知好歹,琢磨了一下才问:“你觉得唐公子还愿意帮我,与牛魔王这么强悍的妖怪作对?”

  “唐爷若是不愿意,早就走了,怎还会留在这里。”

  二当家的智商数值也是水涨船高,居然还分析得头头是道:“我觉得,唐爷肯定啥都知道,啥都清楚,什么牛魔王猪头怪,根本不放在眼里。”

  猪头怪?

  至尊宝顿时的表情怪异,心说猪头怪可不就是你自己嘛,原来你已经知道了。

  这两天里,他用照妖镜偷偷照过身边所有人,早就见过,镜子里的二当家顶着硕大的一个猪脑袋。

  实际上,二当家知道个屁啊,刚才的猪头怪只不过随口一说,碰巧说中了而已。

  “孙悟空,你这个忘恩负义勾引大嫂的死猴子,再不出来,我就把这座村子夷为平地!”

  牛魔王的怒吼声如同雷鸣,但其实他也谨慎,否则早就率兵杀进来了。

  “勾引大嫂?”

  二当家一听就懂了,嘿嘿笑道:“帮主的口味越来越重了,对一头母牛也有兴趣?”

  相处十多年,至尊宝啥德行,二当家当然是非常清楚,反正,斧头帮上上下下就没有一个不猥琐不下流的。

  至尊宝还未觉醒前世记忆,根本不晓得牛魔王的老婆是谁,此刻却鬼使神差地反驳一句:“他的老婆才不是母牛,漂亮着呢!”

  同一时刻,天边又飞来几道流光,刮起几阵妖风,明显的又有大妖陆续赶到。

  黑山老妖和白熊精也已经来到牛魔王身边,黑山老妖故意试探:“牛大王,那家伙肯定吓破胆了,不可能主动出来。”

  意思是:在外面瞎吆喝有啥用,你得杀进去,扒掉仇人的裤衩子,先弹个JJ一万下方能解气。

  白熊精摇着折扇,点头道:“牛兄闻到了没,他们已经宰杀了一头牛妖,还有我的一个熊族后辈,食物充足,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外出的。”

  “啥意思?”

  牛魔王作为上古大妖,天生智商再低,无数年来也早就积累了极其丰厚的人生经验:“是想让我打头阵,充当炮灰?”

  麻痹的老子又不是愣头青,若没点分寸,早就冲进去了,还会等到现在?

  他的消息来源可不是唐锋的神念传播,而是菩提老祖的亲口陈述、

  菩提老祖提醒过几大妖王:村子里有几个厉害家伙,尤其是一个姓唐的小子,来历神秘,非常邪门,我就是因为低估了他才吃了大亏……

  当然不止这一句话,总之是已经引起了牛魔王等人的足够重视。

  “牛大王,别误会,我们可没有那等小人心思。”

  黑山老妖笑呵呵解释:“而是说能者多劳,你手下众多,大军平推都毫无问题,我和白老哥却属于孤家寡人,光杆司令,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牛魔王哼了一声,却又问道:“你们,谁先到的?可曾发现了何种异常?”

  “我算是最早的吧。”

  黑山老妖立即回道:“说几句实在话,两位可别以为我是在故弄玄虚……之所以没有轻举妄动,我是察觉到,村子里隐藏着一种令我忌惮,甚至为之心悸的东西,却又模模糊糊,解释不清。”

  白熊精跟着点头,刚刚这几分钟里,他也生出了类似直觉,只因为时间太短,若有若无,还不能清晰确定。

  “肯定不是那猴子!”

  牛魔王神情凝重,审视着村子内部:就算那死猴子完全觉醒了,我也不怕他,莫不是菩提老祖说过的,那个神秘邪门的唐小子?

  “当然……不是我!”

  唐锋凭神念,把外面这这几头老妖的对话都听到了,目光转到正在优雅品酒的星如那边,心说:能让他们生出本能畏惧的,应该是你这个妖界老祖宗吧?

  “唐公子,有事吗?”

  星如转过脸来,迎着唐锋目光温柔一笑,一双美目即便是在白天,也能绽放出无比动人的璀璨星光,如梦如幻,令人沉醉。

  这一刻,唐锋都是控制不住的心神颤动,脱口回了句:“不是有事,而是我想试试……”

  你这个远古老妖婆……到底滋味如何。

  :。:

欢迎大家访问:热库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rkshu.com/book/45992/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