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兰巴托一片黑暗,群鬼乱舞,死神降世。然而在乌兰巴托之外,一辆巨大的车撵,正极速冲刺在蒙古国大地之上。

  拉车的是一只巨大的九头蛇,恐怕足足有十米高,十五米长,九个头颅中燃烧着苍白的鬼火,明明体型庞大,速度却快的出奇。以至于全身都仿佛进入一种阴阳穿梭的状态,奔跑之中,无穷阴气往后彪飞。

  它拉着的是一辆金色车撵,车撵外面笼罩着一层黑布,不清楚是什么材料,完全隔绝了其中阴气。而车的四个轮子,中央是四颗骷髅,用锁链连在一起,转动几乎成为残影。就在车身上,无数阴符不断浮现。

  在它前方,一位批着斗篷的骑士策马狂奔,不断掀起的斗篷在阴风怒号中翻飞不已。可以清晰看到,这正是彼得大帝!俄罗斯三位死神之一!

  而在它两侧,后方,是整整一百位穿着红色披风,手持长枪圆盾,身着骑士装扮的阴灵,他们全身都淹没在鬼火之中,躯干,四肢脱节一般沉浮不定,然而,每一位都是判官官职!

  在他们周围,是上万骑兵,穿着金色的宫廷甲胄。右手巨大的盾牌,腰侧短剑。只要熟悉俄罗斯地府军事的阴灵都知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女王禁卫军!但现在,他们只能排在最外围。

  彼得轻轻摁了摁斗篷,不知道多少次,他回头看了看,目光无比灼热。

  怨魂晶……一千九百斤!

  成果大大出乎预料!这是史上最大的怨魂晶矿!只要它进入俄罗斯地府国界,一切都迎刃而解。

  “再快一些。”他声音有些沙哑,转过头来,一马当先。而车夫则已经咬着牙:“已经全速前进了……拉车的‘死神之颅’无法发挥最快的速度。毕竟……怨魂晶可以抹消靠近它的一切阴气……它、它很快就要不行了……”

  “加速!”鲁缅采夫跟在彼得后方,声音毫不迟疑:“现在已经进入色楞格省,过去就是布里亚特共和国,俄罗斯地府第一军团就在前方!还有三个军团已经集结。沙皇大人也在那里等着我们。四千万凝结军阵的阴兵……只要到达贝加尔湖,一切尘埃落定!”

  那时候……我们就能跨过拥禁国家的大门!

  “色楞格省最后一个城市苏赫巴托尔,有另一匹更换的死神之颅。还有接应的三万禁卫军。哪怕这批人死绝了,也得给我抵达苏赫巴托尔!”

  “是!”

  队伍没有声音,那种沉默的凝重握紧了所有阴差的灵魂。这恐怕是俄罗斯地府千年以来最重大,最大胆的决策。谁的神经都如同钢丝一样紧绷,没有任何阴差有闲谈的兴致。

  鲁缅采夫勒了勒马,骸骨战马无声冲到彼得大帝身边,凝重开口:“公爵阁下,之前乌兰巴托方向发生的超界限级别阴气冲突……”

  “不要问,不要管。”彼得大帝骷髅眼眶中,鬼火燃起足足一米高,仿佛整支队伍的灵魂。他死死盯着前方,现在,他只有往前,往前,继续往前的意志。

  乌兰巴托出了大事……

  这是他和鲁缅采夫都心知肚明的事情,超界限级别阴气爆发,是地府的衡量法则,除非五位公爵级别的死神全力出手才会打破阴阳界限。而乌兰巴托……只有叶卡捷琳娜大帝一位死神。

  哪怕算上谛听,算上亚里士多德特别

  顾问,哪里来的五位?

  果然……华国地府从来不是好糊弄的主,但是……

  他目光形同实质,再次看了车撵一眼。

  只要它进入俄罗斯地府,一切都将尘埃落定!

  只有几百公里了……他转过头,头顶阳光猛烈,但对这只队伍毫无用处。他们行走于阴阳之间,奔行于阳间的大道,穿过一位位行人,一辆辆车,一栋栋大楼,一个个城市,前方,朦胧出现一座大桥,桥下河水咆哮。

  鄂尔浑河。

  他和鲁缅采夫都齐齐舒了口气,跨过这里,就进入了苏赫巴托尔,接着就是俄罗斯卫星国布里安特共和国。曙光已经近在眼前!

  就在此刻,他猛然回头看去。

  不只是他,鲁缅采夫也立刻看向后方,就在那里,一片公爵级别的阴气,正飞快冲来。

  这股阴气他们很熟悉。

  叶卡捷琳娜大帝。

  阴风怒号,无数阴魂傍身,他们根本没有停下脚步,现在……哪怕一分钟都是珍贵。而叶卡捷琳娜也没有呼喊。而是全速冲向他们。

  “走!!”她不知道用了什么术法,速度快到只能听到空中的音爆,一声尖叫,竟然冲到了彼得大帝同身位的位置。彼得大帝眼眶中鬼火闪动,嘶哑道:“怎么回事?乌兰巴托出了什么事?你负责在那里看住华国阴差,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看不住了……”叶卡捷琳娜死死咬住骸骨牙齿:“圣灵……”

  “什么?”

  “非洲十几位圣灵齐至!我怎么看!”叶卡捷琳娜大帝声音都有些发颤:“亚里士多德已经被抓获……华国确实遵照契约,他们没有动手,但是却引动了非洲十几位圣灵!”

  刹那间的死寂。

  数秒后,鲁缅采夫才深吸一口气:“呵……”

  祸水东引,驱虎吞狼……他完全不敢相信,这是曾经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华国地府?

  还是……未来阎王的处世方略?华国的对外政策即将改变的信号?

  他不知道,他唯一知道的是……现在如果不冲过蒙古国国境,一切都完了。

  怎么会这样?

  预想了所有结局,却看错了酆都,现在……唯有和时间赛跑!

  “走……”彼得大帝牙齿中冒出道道阴气,猛然大喝:“不惜一切代价!全速前……”

  就在此刻!

  世界仿佛失去了声音。

  彼得大帝猛然停住嘴,震撼地看着四周。紧接着,附近上百公里的土地,都开始轻微震颤起来。

  天空中,数不尽的阴气从四面八方围绕而来。云层背后仿佛躲藏着巨大的怪物,用阴影笼罩大地。随后……

  轰轰轰!!

  十几道巨大的身影,伴随着冲天阴气轰然降落大地!无尽的黑暗接踵而来,将方圆百里围绕为死神禁区,无光之界。

  磅礴的阴气如山似海,刚刚冲到桥头的彼得大帝猛然扯紧马缰,不只是他,上万阴差同时如此,上万骸骨战马人立而起,发出嘶哑的呼声。这片阴气之庞大,甚至已经超过沙皇!在所有国家的阳间特别部门上,都形成了一个恐怖的阴气旋涡!

  超界限,超越阴阳界限!十几位圣灵

  的出现,近百年前所未有!

  “该死!!!!”彼得大帝猛然发出一声咆哮,阴气几乎化为实质,充斥四面八方,目呲欲裂地看向前方。

  四周一片黑暗,只有苍白的鄂尔浑大桥延伸脚下。而桥的尽头,两道巨大的苍白鬼火,太阳一样看着他们。

  只有一个……彼得大帝愣了半秒,随后猛然咬牙:“杀!!”

  现在……谁也不能拦在这条辉煌的道路上!

  这次成功,将让俄罗斯地府再次伟大!

  一马当先,他全身的骨骸悬浮起来,四面八方的阴气形成连绵不绝的海啸,在他身侧化为恢弘浪潮,数不尽的骸骨浮出其中,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嘶吼。

  “不过一个圣灵而已……”他前冲的速度越来越快,身体四分五裂,右手虚空一抓,一把宛若黑曜石,透明的长剑落入手中。随着他的冲锋,在地面带起十几米高的鬼火帷幕。随后,用尽全力往前一刺!

  “也敢拦本公爵!!”

  面前的空间如同玻璃,竟然出现无数裂痕,他双目中鬼火狂跳,一声怒喝:“死!!”

  然而下一秒,他的阴气倏然收回体内。一声尖叫,分裂的骸骨还保持着出剑的姿态,却凭空倒退数十米。

  因为……就在那两只鬼火周围,缓缓出现了十几只鬼火之瞳。

  到了……全到了……怎么会这样!

  一瞬间,无穷的绝望涌上他的心头。

  为什么!

  最后这点距离,为什么让他看到曙光,却倒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彼得大帝……真是好久不见啊。”一只只巨大的鬼火双眼亮起大桥后方,形成一条巨大的道路,死神的道路。一个声音悠然从前方传出:“我很好奇,你这辆车上,装的是什么?”

  叶卡捷琳娜大帝抬头看着漆黑的天穹,双手都在颤抖。还是没有来得及……最终……他们距离那扇大门就一步之遥,却只能在门前叩首。

  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开放了国内这么多矿藏开发权,如今……换来的是一身骚?

  麻木,绝望,她甚至想昏过去,不想看下面的情况。

  “是你……”彼得大帝死死盯着大桥,一道抱着狗,轻轻抚摸的身影,缓缓从桥上飘来。站在距离他三米不到的地方。

  “很意外吗?”秦夜微笑着看着对方:“还是说……被软禁过的府君,不配和你这位高高在上的死神说话?”

  “秦府君……”这句话如同耳光,彼得大帝骷髅的脸上看不出表情,然而,他的拳头已经捏的咔咔响:“你要什么?”

  他用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咬牙切齿地开口:“放过这一次……俄罗斯地府必定有厚礼送上!亚洲仍然以你们为尊!”

  “呵……”秦夜嗤笑:“我完全履行了契约,华国地府并没有插手今天的事。你还有什么和我谈?”

  “再说……现在想和你们谈的,可不是我啊……”

  话音未落,一道身影被凌空甩出百米,轰一声落在彼得大帝面前。

  是昏迷不醒,阴气暗淡的亚里士多德。

  “刚才,各位圣灵做出了一个表决。”秦夜看死人一样看着对方:“用怨魂晶换这位特别顾问,怎么样?”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欢迎大家访问:热库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rkshu.com/book/46029/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