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的纽约依旧阴沉沉,天空中依旧飘着零星的小雨。

    弗兰克正在屋里的训练室击打沙袋,门铃响起。

    走去打开房门,依旧灰黑兜帽卫衣打扮的puncher站在门口,举起了手里的大牛皮纸袋示意:“一起吃点?”

    弗兰克面无表情地侧身,让开进门的通道:“吃过了。”

    路克走进门:“那需要我留一点给你当午餐吗?”

    弗兰克只是摇摇头,关上门,两人坐回客厅沙发。

    路克随手从大纸袋里拿出一个芝士汉堡,咬了一口:“休息得怎么样?”

    弗兰克:“还行。”

    路克伸手摸过茶几上的遥控器,按了下按钮,窗户立刻变成了单面状态。

    扔开遥控器,他从挎着的背包里掏出一个手机,扔给了弗兰克:“里面是大概情况,你先看看。如果没问题的话,我们就可以开始前期准备了。”

    弗兰克接过手机,找到桌面上的一个“行动计划”文件,打开看了起来。

    路克不紧不慢地在旁边,吃完一个汉堡,又拿起一个,一口气吃下去了五个才停下。

    弗兰克刚好浏览完文件,抬头看向他:“你确定,我们要在纽约曼哈顿保护市民,并策划如何抵抗上万名敌人,他们还拥有技术远超F4的战机,保守估计超过五百架,以及……嗯,数量未知的多艘空天母舰类战舰?”

    路克神色如常地点头:“没错。”

    弗兰克默然片刻,还是决定问清楚一点:“空天母舰是什么?一种航空母舰?”

    路克再次坦然点头:“差不多是这意思,它们可以升上天空飞行,并且放出一大堆战机和士兵。”

    以弗兰克的冷静,现在都有点想打人:“你确定,你说的不是科幻电影?地球上哪儿来的空天母舰!”

    即便以美国号称世界第一的科研实力,也没有这种装备的消息。

    现在说有人要用这种东西来攻击曼哈顿,还不止一艘,这简直就是扯淡。

    路克考虑了下,还是又拿出了一个芝士汉堡,咬了一口:“嗯,神盾局可能有一艘。”

    “呃……什么?”弗兰克面色震惊:“他们还有这种东西?”

    路克:“或许有吧,至少在技术上有实现的可能。”

    弗兰克没有再吭声,眼神闪烁起来。

    路克也没催他,继续吃自己的芝士汉堡。

    这种匪夷所思的事,哪怕是亲爱的弗兰克叔叔也需要时间来接受,否则他就不是地球人。

    好一阵后,弗兰克起身,走到冰箱那边拿了一瓶矿泉水回来,扭开喝了一口。

    默然片刻后,他才问到:“所以你才会找我?”

    路克拍拍手上的汉堡残渣:“不然呢。普通对手根本不需要让一个超级英雄团队,去执行这个特种作战任务。”

    弗兰克这一段时间的思考,也想到了这一点。

    如果不是面对如此恐怖的对手,蝙蝠侠怎么可能甘心当一个小兵,任由他指挥。

    要知道,他和蝙蝠侠根本就素不相识。

    不是万分必要,对方怎么可能把命交给一个陌生人。

    至于为什么找他,原因也很简单。

    对方需要一个在绝对劣势下,能找出敌方漏洞,一举反败为胜的指挥官。

    他需要带领超级英雄小队,进行一场类似于斩首战术的行动。

    否则即便有十多个超级英雄任由他指挥,也不可能同数以万计,还拥有完全制空权的对手对战,并且取胜。

    一旦暴露,对方稍微调动一点兵力和火力,就能把他们打成渣,什么超级英雄都没用。

    特种作战可不是什么神器,相反它永远是一场巨大的冒险。

    一个小差错,参战人员就会全军覆没。

    更别提对手并不是什么弱鸡,而是拥有超强科技的军队,这只会进一步降低小队的生存机率。

    他思索着,看向路克:“具体资料呢?对方的武器人员分布情况,我需要这些东西。”

    路克终于露出了苦笑,摊手:“这就是问题所在。”

    弗兰克心中涌起不妙的感觉:“什么意思?”

    路克:“我给你的这些,大概就是对方全部资料了,如果非要加一点说明,你可以把它们理解成……外星舰队。”

    弗兰克瞪大双眼:“what?”

    他可没想到会得到这种扯淡的答案。

    路克却再次予以肯定:“是的,它们是一个能够进行宇宙航行的外星舰队,而且绝不是新兵。”

    “麻惹法科!”弗兰克终于吐出了这句粗鄙之语。

    ……

    没多久,路克带着弗兰克离开了这个临时安全屋,前往真正的作战中心。

    这个作战中心位于新泽西北伯根郊区,也就是伊莲娜学院所在地。

    不过两者一东一西距离相当远,作战中心更靠近曼哈顿。

    路克在几个月前就开始建设这个地方。

    它原本是一家机械加工厂,在被路克用马甲ID作为新老板收购后,曾经大兴土木了一个月。

    但还没等到重新开张,就已宣布资金链断裂,暂时无法继续建设。

    这个工厂在吃进了大量的机械和原材料后,进入了停工待产状态。

    不过新老板并没有宣告破产,所以厂区即便没有开工,但却有很专业的安保守卫。

    对于偶尔进出这里的一个负责人里德尔先生,这些安保还是很熟悉的。

    今天,里德尔先生带来了一个新面孔汉默-史密斯先生,并且告诉安保,这位是新来的工厂主管,负责维护这里的一切事物。

    也就是说,这位“铁匠(hammersmith)”先生是四个安保的顶头上司。

    看着那一张扑克牌脸,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就转身走掉的新上司,四个安保都有种不妙的预感:这位铁匠先生看着就不太好相处的样子啊。

    好在里德尔先生总是那么善解人意,拉住安保们的小组长交代了几句。

    大意是史密斯先生只是性格古板了点,只要他们一切行动听指挥,那就没问题。

    安保雇佣合同至少会持续到一年期满,如果表现良好甚至可能换成三到五年的长期合同。

    安保们这才稍稍放下了心。

    比起人心惶惶的纽约,在北伯根这里除了略微无聊一点,生活还是很惬意的,安保这份薪水也很不错。

    而失去这份工作,下一次有没有这么好的待遇只有天知道。




欢迎大家访问:热库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rkshu.com/book/46129/1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