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CRC总部大楼外,附近的交通几乎被堵塞了。

  各大电视台、报社的记者几乎将大门口堵得水泄不通,严重影响了从这里进出上班的工作人员。

  即便IMCRC的保安挡住了一部分人,但仍然有一小部分记者通过各种官方或者非官方的渠道,混进了底下停车场。

  就在罗文轩刚刚将车停进车位,按下了电子锁准备上楼的时候,便傻眼地看着一群扛着摄像头、拎着话筒的记者们,像丧尸一样围了上来。

  “……您好我是观察者报的记者,请问罗秘书长,IMCRC最新的研究是否意味着曲速航行成为可能?”

  “理论意义上有可能,现实希望很渺茫。”

  “罗秘书长,请问这是否意味着华国很快将展开对远恒星系的探索?我们能否在有生之年踏上仙女座?”

  “这个问题问得好,前提是你能活到两个世纪以后,或者更长一点。”

  “罗秘书长——”

  “请让一下,会议马上要开始了,如果你们还有什么问题想问,请联系IMCRC的新闻发言人,那是我们唯一的官方认证发言窗口。”

  奋力从人群中挤出一条生路,在会场保安的掩护下,罗文轩一个闪身挤进了大厅里。

  看着身后那扇被工作人员费力关上的木门,还有在保安的劝离下渐渐散开的人群,他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伸手抹了一把额前的汗水。

  “看来外面的记者没少为难你。”

  听到熟悉的声音,罗文轩抬头看去,只见陆舟正面带笑容地站在他的旁边。

  脸上顿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罗文轩不敢相信地上下打量了陆舟一眼,表情怪异地说道。

  “你是怎么进来的……我的意思是,你居然没有被那些记者们堵在外面?”

  “我自然有我的方法,”陆舟淡淡笑了笑,说完便转过了身去,“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咱们一起过去吧。”

  虽然有很多事情想问,但这会儿显然没那个时间去详细询问了。

  将已经涌到嗓子边的问题又咽回了肚子里,罗文轩喘了两口气之后,便快步追上了陆舟的脚步,和他一同朝着会议厅的方向走去了……

  ……

  IMCRC理事会会议即将开始。

  虽然讨论的都是枯燥无味的学术问题,但因为那颗颤动的粒子背后广阔且惊人的前景,这场会议也因此罕见地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

  不过,虽说人们迫切地想知道更多的内情,但陆舟仍然没有允许任何一家媒体的记者进场旁听,而是将那些通过正规途径拿到采访权的媒体,安排在了另一栋楼的接待中心。

  IMCRC的官方新闻发言人会对会议讨论的结果,在第一时间内向他们汇报,并且就部分问题进行回答。

  看着已经在会议桌前就坐的诸位理事,陆舟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

  “长话短说,我们直接开始吧。”

  手中的激光笔按了一下,身后的大屏幕上,呈现出了一张太阳系的星图。

  对于眼前突然发生的变化,坐在会议桌前的理事会成员们面面相觑,不清楚陆舟是打算干什么。只有包括罗文轩在内的少数几个人大概猜到了些什么,脸上带着果然如此的表情。

  也仿佛印证了这些人的猜测一样,陆舟继续开口说道。

  “理论上的论证我已经完成了,接下来是实验的部分。我们需要在同步轨道和火星环绕轨道上分别部署一台Z粒子钟,然后——”

  “等等,先等一下,理论的论证部分已经完成了是什么?”

  打断了陆舟的话,美国常驻IMCRC理事会成员、布鲁克海文科学学会主任惠特尔教授举起了右手,脸上带着明显不信任的表情站了起来,看着陆舟继续说道。

  “难道根据正常的流程,我们不应该先对论文本身进行讨论,确定它是正确的之后,再讨论如何设计实验证明它吗?”

  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发言被打断而生气,陆舟点了下头,干净利落地说道,“当然可以,如果你对论文中的某个部分存在疑问,现在就可以提出来了。”

  惠特尔教授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滞,憋了好一会儿,才悻悻说道,“虽然我暂时还没发现问题,但这不代表别人也是这么想的。我觉得至少应该——”

  陆舟还视了会议桌一眼,接着说道。

  “其他人有疑问同样可以提出来。”

  坐在会议桌前的理事们面面相觑,最终一个站起来的人也没有。

  别说提问了。

  他们之中大多数人都没有看懂那篇论文,一部分人即便是看懂了,也只是很勉强的那种程度上的理解,也就比一知半解强一点。

  “如你所见,我们正在浪费时间,”看着面色铁青的惠特尔教授,陆舟轻轻耸了耸肩膀,继续说道,“如果要等到物理学界普遍认可这套理论,然后我们再针对整个问题设计实验,按照以往的经验至少得等待五年甚至是十年以上的时间。”

  惠特尔教授:“这有什么不好吗?”

  陆舟毫不客气地说道:“不好之处就在于,浪费时间是可耻的。要么你找出我的错误,要么你就安静地在一旁看着,我自然会证明我说的是对的。”

  惠特尔教授还想说些什么,但可能是想到了上次Z粒子那件事情上自己被打肿的脸,最终还是将满肚子的牢骚憋了回去。

  看着重新坐回到位置上的惠特尔教授,陆舟点了点头,继续看向了会议桌。

  “其他人还有问题吗?”

  “我有些问题想问。”

  “请讲。”

  “论文的事情赞且不谈……可为什么不是月球?非得在火星上。”

  在得到陆舟示意发言的许可之后,英国常驻IMCRC理事会成员费南多教授站起身来,脸上带着迟疑的表情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然而在听到了这句话之后,陆舟却是叹了口气。

  “你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显然连我的论文都没有看过。”

  费南多教授脸上一红,辩解说道:“我发誓我看了,只是这其中有一部分……我还没看完。”

  实际上,是根本没有看懂。

  数学并非是他擅长的领域。

  虽然他也能够运用绝大多数的数学工具来解决理论物理研究上遇到的问题,但那些工具大多数都已经过时了。

  没有去管费南多教授的辩解,陆舟双手撑着会议桌,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转身走到了会议室旁边的白板上,拿起粘在旁边的记号笔刷刷刷的写下了几行算式。

  【αεαμνβγ5γμ(∂ν+imγν/2)Ψβ】

  【……】

  一脸懵逼的看着白板上的算式。

  几乎所有与会者都搞不清楚陆舟到底想干什么。

  不过,就在陆舟写下最后一行算式的时候,有几位教授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恍然的表情。

  这其中包括罗文轩,也包括另一位来自CERN的欧洲物理学家。

  完成了必要的板书之后,陆舟转身看向了会议桌,以及坐在会议桌前的与会者们,开口解释说道。

  “Z粒子本身并没有那么大的能量能够改变空间的曲率,也不可能在空间上戳个窟窿……或者说的更学术一点,弄个虫洞出来。”

  “但是,它能够对引力场产生扰动。”

  看着坐在会议桌前的理事们,陆舟用认真的语气继续说道。

  “这非常的关键。”

  “时空在引力的干涉下发生扭曲,并且不均匀的分布在我们的周围。而改变了引力场,就等于间接改变了时空的曲率。”

  “想象一下,假如我们现在要进行光年为单位的曲速航行,我们应该如何把几个光年那么长的宇宙弄平?通过人力?这显然不可能,但——”

  说着,陆舟握着手中的记号笔,轻轻敲了敲白板。

  “但我们可以利用恒星的引力——或者换句话说,利用恒星系与恒星系之间的引力纽带,利用恒星系与恒星系之间被引力扭曲的时空!然后从中找到一条最接近终点的路,来完成光年级别的航行!”

  “当然,只是实验的话,我们没必要将探测器送到几光年外的比邻星去做实验,只在太阳系内也是可以完成这个实验的。”

  “比如,借助行星与行星之间的引力纽带,在行星与行星之间打开一条超空间通道,也就是我们所谓的捷径。”

  顿了顿,陆舟继续说道。

  “言归正传,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将实验设备送到火星上去。”

  “行星级的引力是门槛。”

  “月球的质量只有地球的八十一分之一,虽然距离方面是个优势,但根据计算结果,很难形成稳定的超空间通道。”

  “理论上木星是一个更合适的选择,但距离太远,中间的小行星带也是个麻烦。”

  “综合各方面的因素考虑,质量为地球14%的火星是最好的选择。”

  “还有其他疑问吗?”

  费南多教授迟疑了一会儿,摇了摇头坐了回去。坐在椅子上的惠特尔教授咽了口唾沫,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只是这种被上了一课的感觉,让他怎么也无法开心起来……

  “看来没有人有意见。”

  很满意会议的效率,陆舟将手中的会议文件翻了一页,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那么接下来我们将讨论Z粒子钟的结构。”

  “以及,该如何做这个实验。”

  :。:

欢迎大家访问:热库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rkshu.com/book/46143/1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