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晴不是傻子,一瞬间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只不过她想到了别处,和真正的真相差的太远。

  “你竟然骗我?”说到这里,陆小晴不争气的哭了。

  望着哭的很伤心的陆小晴我皱起了眉头,心中也不好意思发火,毕竟对方是个女孩,作为男人和一个女人过不去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我和你们两个一样也被困在了这个鬼地方,如果能出去的话我怎么会留在这里。”我耐心的解释着,呜呜的哭声有时候真的很烦人。

  听到我的话陆小晴明显的一愣,果然停止了哭泣,不敢相信的说“你也是被那个怪物扔下悬崖的?”

  什么,扔下悬崖?

  陆小晴这句话让我心中暗暗的吃惊,刚才我也曾经设想过陆小晴昏迷后的场景,但是全都是凭空的猜测,根本无法成为判断一切的依据,然而现在却多了一丝真实性,只要陆小晴不是在说谎,她确实被怪物扔下了悬崖。

  “你不是昏迷了吗,怎么知道自己被怪物扔下了悬崖?”我紧张的问道,陆小晴的回答对于我来说非常的重要。

  “这个……”

  陆小晴迟疑了一下,支支吾吾,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快说,要不然真逼急了我会杀了你。”没办法,不下点狠招说不定还真无法从这个女孩的口中得到些什么。

  听到我的威胁陆小晴浑身一震,脸上流露出恐惧的神色,看样子我的威胁是起到了作用,果然陆小晴低声的说道“虽然我昏迷了,但是天生双魂,即使昏迷了还能感知到外面所发生细节,记得当时我的身体好像被大章鱼的触手缠绕住了。

  最后被用力的一扔,从方向和下坠的时间可以判断我应该是被扔下悬崖,最奇怪的是瞬间后双魂全部都失去了意识,所以至于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听完她的叙述我直接陷入了沉思,我推测果然是正确的,只不过现在还不能肯定,因为陆小晴所说的一切只是她的判断而已,并没有看到真实的场景,有很多的情况都能够造成坠崖的错觉,所以也不排除其他的可能性。

  假设陆小晴的判断是正确的,真的被怪物扔下了悬崖,这么一来我后面的猜测也能够成立了,茅庐授课绝对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你能给我讲讲茅庐授课到底是什么玩意吗?”

  陆小晴直接愣住了,不敢相信的说“你竟然不知道茅庐授课,你……”

  “废什么话,快点说。”我一脸耐烦的神色,挥挥手冷冷的说。

  陆小晴浑身一颤,似乎非常的惧怕我,低声的说“茅庐授课就是在茅庐前讲课,每天只有一千个人才能有听课的机会。”

  “从头说起,我想彻底的了解茅庐授课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知道为何,我总觉得茅庐授课隐藏着一个重大的秘密,而且这个秘密很有可能和一切的真相有抹不去的关联。

  “那么我就从茅庐授课的那一天开始说起吧?”陆小晴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我点点头,不过还是提醒了一句“记住,说重点,我不想听你在这个地方废话。”

  “一个月前,一个的消息在天元城中引起了轰动性的效果,在一处不起眼的崖底中有个神秘人物,他的具体实力没有人知道,反正外面传言的他的实力和神仙差不多,当然这种超然人物和天元城没有太大的关系,只引起了短时间的骚动,随后便平息了下来。

  渐渐正当天元城的所有人都淡忘这件事情的时候,一千个人从崖底出来返回到天元城中,个个喜气洋洋带来了一个震撼无比的消息,隐藏在崖底的超绝人物每天都会讲课,而且每次只能进入一千人,起初有人不信,但是随着回来的人越来越多,崖底授课的神奇越传越邪乎。

  直到现在,崖底授课已经持续了十天的时间,足足上万人成为了幸运儿,资质的不同得到的好处也不相同,但是最差的也会因为这一次的契机而突破,最让人叹呼为神迹的是一个炼破期高手听完讲解后竟然一举突破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陆小晴说完了长长地一番话,让我了解了茅庐授课的秘密,不过其中的疑点还是弄不清楚,总觉得茅庐授课透露着诡异,虽然说不出到底是什么地方诡异,但是我相信自己的感觉,茅庐授课一定隐藏着什么。

  “茅庐授课太神奇了,我也想过来碰碰运气,没有想到一千个人满了,正当我想要离开的时候却碰到了那个恶心的怪物,真是倒霉啊,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一千个人满了?

  “你怎么知道人数已经满了?”我紧张的问道。

  “从悬崖上就能看出来,如果人数不够的话所有人都会站着等待着凑齐一千个人,但是当他们坐下的时候说明人数已经够了。”陆小晴解释道。

  “为什么一千个人满的时候不能进入崖底?”

  陆小晴神色一愣,支支吾吾的说“这个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具体的我不知道。”

  “别人是怎么说的,一字不拉告诉我。”

  陆小晴回忆了一下,然后说道“好像人满的时候进入其中的话会受到惩罚,至于什么惩罚似乎并没有知道,或许遭受惩罚的人都已经死了。”

  惩罚?

  我到达的时候崖底的人应该是满的,因为都坐在了地上,陆小晴到达的时候恐怕和我看到的一摸一样,至于赵四就不得而知了,假设赵四和我们遭遇是一样的话,那么是不是可以说我们三个都遭遇了惩罚?

  三不同的人,或许是使用了不同的方法,却到达了一个同样的地点,就好像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控制我们三个人一般。

  这和惩罚有关系吗?

  “呃……”

  耳边忽然传来了一声痛苦的**,我惊喜的望向身边地上的昏迷的赵四,果然赵四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苏醒了过来,艰难想要站起来,恐怕是被陆小晴砸一下的原因,努力了几下最终还是痛苦的趴在了地上。

  “你终于醒了!”我彻底的松了口气,赵四对于弄清真相太重要了,如果出现什么意外别说弄清真相了,就连能不能离开这里都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虽然有十几个出口,但是我不敢尝试,而且心中还有一种不好的想法,十几个出口或许个个都是陷阱,只要进入其中的话死亡的可能性绝对非常的高,所以我才把所有的希望放在了刚刚苏醒赵四的身上。

  “嗯?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这个地方,啊,怎么是你?”

  赵四终于从迷茫中回过神来,呆呆的望着我,恐怕他和我感受是一摸一样,做梦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现在这不重要了,告诉我,昏迷之前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我沉着脸问道。

  忽然!

  赵四张了张嘴巴,脸上的恐惧几乎形成了实质,右手颤抖的抬起指向我的后面,仿佛我的身后出现了什么恐怖的事物一般。

  我的一颗心全都放在了赵四的身上,等待着对方的回答,再说身后出现了什么我怎么会没有丝毫的察觉,真不明白赵四这个举动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不想说出来?

  “赵四,告诉我昏迷之前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赵四的身体犹如筛糠般颤抖个不止,恐惧的情绪似乎把他无情的淹没了,喉咙鼓动着,这样的形容完全是看到了令人极度恐惧东西的表现。

  “你后面……你后面……”

  这个时候我终于意识到了赵四不是在伪装,我身后很有可能出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但是我并没有立刻的转过身,双手刻画符咒的同时灵敏的意念投向了身后,奇怪,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怎么会这样?

  刻画符咒的速度明显的慢了下来,再看赵四……

  啊,赵四竟然不见了?

  活见鬼了,手中的符咒差点没有因为超越极致的惊惧而刻画错误,幸亏我及时了稳住了自己的情绪,整个人后退了几步。

  赵四刚才所处的位置距离我只有短短的两三米,即使发生了细微的动静也会被我清晰的捕捉到,可是在那一刻我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赵四不见了,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竟然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从出现到消失诡异至极,等等,陆小晴怎么没有动静,按理说我身后出现了可怕的东西,陆小晴也刚还在我的身后,她应该是第一个察觉到,胆小的陆小晴恐怕会第一时间惊呼出来,可是真是的情况却异于常理。

  难道那个东西太过于恐怖了,一瞬间陆小晴由于惊吓所致昏迷了过去,但是即使是昏迷了在这以前应该发出点动静吧。

  后背真实情况,陆小晴到底怎么了,背对的我什么也看不到,同时也感觉不到,只要转过身就能看到隐藏在背后的真相,但是我并没有立刻转身,而是等待着手中的符咒完全刻画完毕,奇怪的是身后的东西并没有对我发动攻击。

欢迎大家访问:热库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rkshu.com/book/46242/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