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恪“偷偷摸摸”的小动作引来了一阵哄笑声,不少现场观众的脸上都露出善意的会心一笑。

  “曾以为他的动作很隐蔽,没有人看到吗?……事实上,不仅仅现场的几万人看到了,我想更多坐在电视机前的球迷们也看到了……哈,从来没想到,这位不断刷新着足坛记录的球星还有着这样令人忍俊不禁的可爱一面……”

  “事实证明,曾确实很喜欢这座奖杯,很想要拿到这个冠军……我在想,如果这里没有那么多人注视着,他会不会直接就将这座奖杯给抱走了?”

  “好吧,我承认,热爱足球的人没有谁会不喜欢这座奖杯……如果你真的想要带走它,那么,曾,你得拿出有说服力的表现来,你得带领你的球队击败对手……来吧,曾,拿出你最好的表现,九十分钟之后,你就可以将它带回家了!”

  看台的某个方位里,珍妮弗用手捂住了脸颊,一脸的“嫌弃”,惊呼道:“……太丢人了,我真是想告诉我的朋友们,我不认识那个家伙……他在干什么?难道他想在比赛之前就偷摸着将冠军奖杯带回家吗?”

  希尔娜捂着嘴忍俊不禁,她其实也很想大声发笑的,不过长久以来的矜持还是让她忍了又忍,和曾恪相处这么久以来,她还真没发现,原来曾恪也有如此“逗(B)”的一面。

  大壮抱着薯片袋子,一边往嘴里送着薯片,一边询问李淑芬需不需要来一片,李淑芬则是和珍妮弗同样的动作,一手摆着示意自己不要,一手则是捂住额头,嗨,我的赶驴啊,你还真是“丢人”丢到欧罗巴来了。

  李晓玲则是嘴角微微勾起,这样的曾恪显然让她想起了小时候,别看现在的曾恪是举世闻名的大球星,但这小子骨子里可是“皮”着呢,以他的尿性,如果这里不是决赛现场,不是有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曾恪还真能做出将奖杯抱回家的举动来。

  “他小时候就是这个样子,长大以后……当然还是这个样子咯!”

  李晓玲的心里微微有些触动,时间匆匆流逝,他们都长大了,他们之间的联系虽然不复从前,曾恪的现在她虽然很少参与,但他的过去,她一直都在。

  想到这里,李晓玲又轻轻的叹了口气,他的未来,她其实也是……很想参与的啊!

  几个女孩子各有心思的时候,曾恪偷摸奖杯的一页很快就翻了过去,现场的欢呼声依旧喧嚣热烈,两支球队已经结束了最后的准备活动,在各自半场站定,主裁判抬手看了看时间,然后将哨子含在了嘴中,比赛很快就要正式开始。

  ……

  球场上。

  曾恪和杰拉德站在中圈,在他对面的,是拜仁的前锋戈麦斯和里贝里。

  主裁判口中含着哨子,随时都有可能吹响开场哨,里贝里忽然问道:“……感觉如何?我是问那座奖杯摸起来是什么感觉?”

  没有任何一个职业球员对代表着欧洲俱乐部最高荣誉的欧冠奖杯不充满幻想,里贝里也是如此,他虽然是妥妥的巨星级别,但也从未触摸过欧冠奖杯,事实上,刚才他也有蠢蠢欲动去摸一把奖杯的冲动,不过被曾恪抢先了,全场所有人都看着呢,他自然不好意思再去摸一把。

  自己没摸到,也不要紧,对面就站着一个摸到的球员,问问他是什么感觉也一样嘛!

  “有点凉,我是说奖杯有点凉,不过感觉倒是很不错,应该是用纯银打造的,摸起来手感还成,抱在怀里应该会触感更好一些……我倒是觉得,既然是如此具有含金量赛事的奖杯,应该完全用金子来打造嘛,说不定手感会更好。你觉得呢,弗兰克?”

  “……我觉得?哈,当然是你的提议很不错!如果全部用金子来打造,这简直就是真正的金光闪闪啊……以后没钱的时候,还可以拿出来换钱……嘿,我倒是忘了,奖杯只有一个,就算是金子做的,我也不可能拿出去换钱,因为得放在俱乐部的陈列室里……不过,金子总归是比银子好吧?……这个建议可以记下来,回去之后给欧足联提提意见。当然,纯银的也不错,哈,其实刚才我也想摸一下的……好想把奖杯抱在怀里啊!”

  “别逗了,弗兰克,奖杯这么大,你的体积这么小,你能抱起来吗?”

  “你没听过小个子有大能量吗?曾,我可以将你的话理解为是一种讽刺吗?我觉得我需要在比赛中让你好好见识一下,弗兰克究竟有多么厉害!”

  “别吹牛了,弗兰克,你再厉害,有我厉害吗?”

  “嘿,我忽然发现,你比我还自大啊……行吧,等比赛结束后,我会大度的把奖杯给你抱一抱的!咱们是好朋友嘛,我有义务安抚你那颗受伤失望的心!”

  “哈,这么巧吗?刚好我也是这么想的!”

  “……”

  两个人就隔着一条中圈线,你来我往的冷嘲热讽,说得热火朝天,杰拉德和戈麦斯无语的嘴角抽搐,就连主裁判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你们当这是什么地方?这又是什么比赛?你们竟然在这里玩起了“嘴炮”?

  要不是欧足联没有禁止比赛中有球员交流,我也是一个很“大度”的人,不然我就一人一张红牌将你们两个嘴碎的家伙给赶出球场了。

  主裁判匈牙利人维克托.卡塞有些头大,低头一看手腕,刚好时间到点了,毫不犹豫的吹响了口中的哨子——好好比赛吧,两个嘴碎的大球星,将你们争斗的战场放到球场上吧,而不是比拼嘴上功夫。

  现场的欢呼声再度猛烈起来,曾恪没有再说话,右脚一磕,将球传给了身侧的杰拉德,欧冠决赛,正式开始。

  “比赛开始!比赛开始!!2011-2012欧冠联赛的最终决赛正式拉开战幕!对阵双方是来自英超联赛的利物浦,以及来自德甲联赛的拜仁慕尼黑!!值得一提的是,这两支球队分别是各自联赛本赛季的联赛冠军,毫无疑问,这是一场英超和德甲的巅峰对决!”

  “首先开球的是利物浦,他们输掉了挑边权,但拿到了开球权,曾将球交给了队长杰拉德……利物浦会一开始就发起攻势吗?……没有,利物浦将球控制了下来,先进行传导配合……欧冠决赛无疑是极为重要的,在这样重要的比赛中,先稳一点进行试探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趁着双方试探的时间,我们先来介绍一下本场比赛双方的首发阵容……利物浦方面,门将位置上是西班牙老门将雷纳,这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守门员……拜仁首发的是一个4-3-3阵型,哈,这几年,4-3-3阵型好像再次流行了起来……”

  “……连续的传递之后,杰拉德再次拿到了球权,他似乎正在示意队友们过来一点,和他距离不要太远,能够保持随时接应的状态……利物浦的节奏不紧不慢,……等等……我的天,杰拉德直接起脚长传了!利物浦的快攻!!一次简洁无比的长传攻势!”

  有解说员突然惊呼了起来。

  球场上突然出现的情况,确实让人为之惊讶。

  有句俗话叫做“自古决赛无名局”,这句话虽然不绝对,但其实是很有道理的。越是重要的比赛,参赛双方就越是慎重,虽然不一定会在进攻端有好的表现,但是在防守中,肯定是慎之又慎,力求少犯错,或者不犯错。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般来讲,很少有球队会在决赛中踢得很激进——激进不算是坏事,但很有可能激进之下没有取得自己想要的结果,反而暴(露)了自身的空当,从而被对手抓住机会打反击。

  所以,决赛中稳扎稳打才是普遍的选择。

  却是没想到,比赛刚开始,解说员们还在说双方进入了试探阶段,结果利物浦转瞬之间就以迅雷不及的速度完成了一次快速进攻。

  杰拉德看似是在找寻身边的队友做配合,侧身却是一个大脚长传,将足球送到了前场,这一下,可谓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之外。

  足球出现在了右边路,也就是拜仁的左路,曾恪刚好跑到这个位置,这记长传很有想法,给了一个提前量,刚好足够曾恪加速冲起来,这就让拜仁左边后卫也是拜仁场上队长拉姆很难受了,上前的话不一定能拼速度拼过曾恪,可是后退的话,冲起来的曾恪利用速度就可以强行超越他。

  左右都很为难。

  说到底,还是利物浦的这次长传快攻打了拜仁一个措手不及。

  作为决赛对手,拜仁对利物浦的研究自然是近期的最重要课题,对于利物浦的技战术风格特点,拜仁可以说是很了解了,知道这支球队的进攻推进速度很快,也擅长打快攻。

  按理说拜仁是对利物浦的快攻有所防备的,但偏偏利物浦一开场就收了回去,原本以为他们是想稳一下节奏,试探一番再发动攻势的,谁知道利物浦就是不按常理出牌,一转身就将长传打到了自己的后场腹地。

  这一下就让拜仁很难受了。

  :。:

欢迎大家访问:热库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rkshu.com/book/56927/1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