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把时间稍稍倒退一点

  同日清晨,游戏时间

  东南大陆,紫罗兰帝国,马绍尔领西境

  “每天~过的~都一样~”

  伴随着一阵略带有机械质感的嘹亮歌声,两只实力要略高于寻常野兽的低阶刃虎腾空而起,并在两秒钟后重重地砸回地面。

  “偶尔也~突发~奇想~”

  流转着蓝色光流的大手猛地抬起,稳稳地抓住了一柄破空而来的长剑,并将它那浑身笼罩在黑袍内的主人用力拽到身前。

  “只要~有了~科尔~多瓦~”

  巨大的开刃法杖随手挥出,凌空砸爆了两发从天而降的中阶魔法。

  “幻想~就能~无限~延长~”

  高大的符文造物仰天长啸,然后便凭借一记华丽到不行的过肩摔将身前那个被钳制住武器的黑袍人秒杀。

  “倒霉时~与我~分享~”

  制裁者之杖被高高举过头顶,然后便在主人的驱使下飞快旋转了起来,看起来仿佛化作了某种重火力版的竹蜻蜓。

  “难过时~陪在~身旁~”

  尽管用力转动着法杖,但依然没有半点起飞征兆的猛男迈着小碎步向前颠儿去。

  “亲亲~他的~神奇制杖~”

  两个几乎崩溃的黑袍人拼命发射着低阶魔法,咆哮着‘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却依然无法让面前那条欢蹦乱跳的壮汉减速半分。

  “就能把~烦恼~遗忘~”

  科尔多瓦仿佛压路机般碾着那些不痛不痒的魔法冲到了两人面前,咧出了一个露着八颗牙的微笑,然后用总结般的音调唱道:“巴扎黑!”

  “你的力量一文不值!”

  “你的攻击毫无意义!”

  近乎于绝望的两人齐声怒喝,用自己这辈子最大音量冲科尔多瓦发动了‘耳语’,然后……

  呯!!呯!!

  两滩呈爆散状的鲜血烙在大地上,他们这辈子就这么交代进去了。

  当然了,在开启了‘未成年人感官保护系统’的科尔多瓦眼里,那两个人只是忽然变成了很多年前国产幼教片中的画风,然后又进一步变成了两坨马赛克而已,场面可以说是非常和谐了。

  两分钟后,唱爽了也打爽了的科尔多瓦把制裁者之杖扛在肩上,打开消息栏跟双叶重新确认了一下位置后便继续踏上了旅途……

  没错,他早在从光之都出发的第一天就加了双叶好友,简单地说明了一下自己打算帮忙除魔卫道的意图后,便从后者那里得到了赞赏、关心、慰问、感激以及有关于‘马绍尔家族贩奴事件’的详细情报,之后就开始一刻不停地赶路。

  不得不说,双叶的口才要比‘绝对中立’状态下的墨檀好上许多倍,在她那七分真两分假一分即兴发挥的‘讲解’下,科尔多瓦对巴菲•马绍尔及其家族的愤怒俨然已经爆表,再加上之前那间接害死自己的‘旧恨’,这位实力强大到不像玩家的大兄弟现在只想打爆马绍尔全家,把那个丧尽天良的畜生给煮了。

  而这正是双叶乐于看到的。

  事实上在那次黑进墨檀等人的网络聚会之后,双叶就一直在打科尔多瓦的主意,谋划着在必要时刻让这位稳居玩家战斗力排行榜第二的强者变成临时工具人为自己所用,结果还没等她腾出手来套近乎,‘黑梵’那小子竟然直接把这货送上门来了,简直不要太贴心!

  于是乎,这姑娘在得到消息后立刻通过了科尔多瓦的好友请求,然后就开始用墨檀(绝对中立/混乱中立)从未见到过的船新人设与其进行了一系列交流。

  而在双叶那能搞定绝大多数人的伪装面前,科尔多瓦意料之中的瘸了。

  在他(被灌输)的印象里,双叶已经变成了一个‘温柔、善良、礼貌、有爱心、有素质、有思想、率性直爽、落落大方、为人单纯、偶尔喜欢恶作剧的好姑娘’,虽然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但却能给他一种‘聪明天才的邻家小妹’的感觉,绝对是个值得一交的网友。

  然而在他内心深处,却也隐隐出现了‘最好不要跟这姑娘产生太大交集’的迷之念头,所以他便将紫罗兰帝国视为自己的最后一站,暗暗决定打完这场仗就回天柱山去。

  总而言之,在付出了大量符文能量全速赶路的前提下,科尔多瓦终于在决战当天的凌晨感到了马绍尔领,而且还遭遇了一场不大不小的意外……

  简单来说就是他刚进入马绍尔领西境不久,就看到了一堆看起来颇为诡异的黑袍人聚在路边嘀咕着什么,而在这些人脚边,则倒着十几具平民模样的尸体,颇爱管闲事的科尔多瓦当时就大步走了过去打算看看情况。

  结果对方竟然在看到他的瞬间就动手了,其反应之迅速、动作之麻利,一看就知道杀人经验十分丰富。

  所以那十几具尸体是谁制造出来的,也就昭然若揭了。

  老科也不废话,甩开膀子就跟丫们掐了起来。

  结果不掐不要紧,掐上之后他才发现,面前这些人竟然是自己曾在圣山苏米尔见过的那种邪教徒。

  再然后……

  就出现了之前的那一幕,科尔多瓦就把他们都杀了,并在把这件事编辑成消息发送给双叶后继续赶路,一直赶到游戏时间:59强行登出,并在度过了平常的一天后于同日现实时间重新登入游戏,继续赶路。

  ……

  游戏时间

  秘银城以西三十里处,主战场

  【怎么可能,为什么连这种事都会被算到……】

  以兽人大妈之姿带着少量第二捕奴团精锐、高阶耳语教众在的加雯黄牙轻咬,抬起手中的燧发枪,冲正前方的两名紫荆卫扣动了扳机,勉强遏制住了对方的冲势,与此同时,数个高阶耳语教众同时踏前一步,低声呢喃了两句什么,让数十名巴洛卡磐山骑士团从战马上跌落,被捕奴团几位法师的大范围水系魔法冲到了一边。

  这里是位于战场西侧的外沿,也是当下为数不多没有发生大规模火拼的位置之一,但饶是如此,远处那震天的交戈声、喊杀声、惨叫声依然不绝于耳,每时每刻都有不知道多少道强横的气劲、暴虐的元素绵延不绝地炸开,收割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三万五对五万,总计八万余人的战争几乎一上来就进入了白热化,巴菲之剑骑士团与磐山骑士团在第一次对冲时就倒下了至少四位数的人,冰幕法师团在水银卫队与第二捕奴团主力的保护下不断进行着联合施法,尽管大多数情况下用的都是准备时间最短、级别最低的冰雨术、激浪术,却依然以极高的效率在削减着领主联军的数量。

  但相对的,火爪的狼骑兵与西蒙的守夜者军团在这段时间里也没闲着,在这漫长的两个小时里,他们已经累积撕碎了第二捕奴团六次防线,几乎将这些精锐的退役老兵屠掉了九成,宛若蝗虫般拼命蚕食着对方,尽管水银卫队与法师团的反击每次都能让他们丢下近百具尸体,可已经杀疯了的狼骑兵与后续跟进上的血爪卫队却是半步未退,硬碰硬地扛下来全额伤害,将守夜者军团的战损压制在一个极低的程度。

  这倒不是因为他们跟西蒙家族有多么要好,能让这些人如此不要命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和眼前的敌人有仇……血海深仇!!

  “杀光他们!小崽子们!!”

  纳兹格雷尔•黑疤大声咆哮着,这位狼骑兵指挥官用力攥住手中的缰绳,驱使着自己身下那匹巨大的黑鬃座狼人立而起,手中的双刃战斧【塞拉希尔】轰然劈落,竟是挥出了一道近五米宽的深蓝色光轮,顷刻间便将七八名来不及撤下的冰幕法师团成员斩杀,然后擎起另一只手中的斩马刀,浑身浴血地怒吼道:“让他们血债血偿!”

  狼骑兵们飞快地追上了已经冲到与大部队脱节的指挥官,他们目呲欲裂地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倾尽全力砍杀着任何来不及跑出自己攻击范围内的敌人,而他们身下的战争座狼在左突右撞的同时,也在不断用尖牙与利爪去帮助自己的骑士撕碎敌人。

  “血债血偿!!!”

  骑士们声嘶力竭地怒吼着,一方面是为了抒发自己的情绪,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们需要凭借这种大吼大叫的行为来集中注意力,否则的话,那笼罩着整个战场的灌脑魔音就会钻进自己恨不得弄聋掉的耳朵,扰乱自己的思绪。

  “大河呀~向东流呀~地上的猩猩,翻跟斗啊!”

  “呜嘿呜嘿,呜呜嘿嘿!!”

  “金箍棒棒棒棒棒棒棒棒,棒棒棒棒!”

  “逐梦逐梦逐梦逐梦演艺圈圈圈圈圈圈圈圈!”

  “摩擦摩擦!摩擦摩擦!似魔鬼的步伐!似老妖怪来啦!”

  “牙套妹!奈何美色!妹妹有这样强大美腿!!”

  不知从何时开始,这些诡异、骇人、丧病,仔细听竟然还蕴含着某种迷之逻辑与韵律的‘声音’已经响彻在这片战场的每一个角落,它们来自分散在各个战区的、基数巨大的、五音不全的、张扬狂放的、桀骜不羁的、难听的、公鸭的、破锣的各种嗓子里,打造了一款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炫酷BGM,无时无刻都在折磨着每一位听众的身心,摧残着每一位听力健全者的三观,宛若一场只针对于思维层面的、残忍的强暴!

  丧心病狂的旋律被歌唱家唱出,或许会变成某种艺术;被普通人唱出,或许会变成笑话;被五音不全的人唱出,或许会变成一场折磨……

  那么,如果是七八种丧心病狂的旋律,被两三千名在同僚、领导、手下眼里与‘音乐’这个概念八字不合,甚至是某种天敌的人分队、分组、分旋律的、整齐地唱出来,再加上不计其数的扩音法阵播撒而出,会出现一种何等的盛况呢?

  用这起噩梦的缔造者,墨檀的原话说,即是‘一场洗涤身心的听觉盛宴’。

  一场不分敌我的听觉盛宴!

  一场欲生欲死的听觉盛宴!

  一场荡气回肠的听觉盛宴!

  一场……能让耳语教徒所能发挥的威力大打折扣,乃至无法施展能力的听觉盛宴!

  “你的护甲毫无……意……意义!”

  呯!!

  一个看起来宛若普通农户的大叔踉跄着飞身扑上,手中的铁剑带出三朵剑花,化作残影接踵劈在一面厚重的塔盾上。

  然后他就被后面那个还没盾高的费尔南铁闸战士给拍地上了,抬头便见后者一脸嫌弃撇了撇嘴,然后一手捂着耳朵,一手捏着盾沿往这边走了两步,紧接着就是一阵劈头盖脸地猛砸:“护你个头的……甲什么东东……哪儿硬你往哪儿砍,精神病吧!”

  于是乎这位发功失败的耳语教众就被生生砸死了。

  他自然不是死于精神病,虽然这位信仰邪神的中阶剑士精神肯定正常不到哪儿去,但此人刚才的出招其实相当高明,简单来说就是,他打算用自己那位‘主’的力量让对方防御失效,这样那招剑技中的后续两个变化便可以轻松收掉那个盾兵狗命。

  理论上,这是个不错的想法。

  事实上,这个想法变成现实的可能性相当大。

  如果……没有那始终回荡在战场各个角落,片刻都不肯停歇的BGM,这位邪教徒说不定就真的成功了。

  很显然,耳语教派那看似颇为无解的力量,其实是有破绽的,而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一直在留意、观察、研究这个教派、这尊邪神的老司……老军医墨檀,则成功发现了华点。

  结合了众多实例并从火焱阳那里得到了关于耳语教派的大量交战记录后,墨檀便做出了一个十分靠谱的假设,那就是耳语教派的力量,本质上可以说是一种无限接近于自我暗示、自我欺骗的力量,但与精神类魔法不同的是,借由那名为‘耳语’的媒介,受影响者在被成功干扰到认知的情况下,某种力量会让被干扰后的‘虚假’化作‘现实’。

  但使用‘耳语’,是需要集中精神的,否则暗示的力度就会大大降低。

  所以墨檀在开战前就给大家想了个特中肯的主意,那就是从五万战士中调两千个唱歌最难听的人出来,由他亲自培训一节课的时间,然后将这帮子人有条理的分散到整个战场,在战斗开始后,通过扩音魔法、道具、技巧之类的方式——开腔!

  效果拔群。

  第五百四十七章:终

  :。:

欢迎大家访问:热库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rkshu.com/book/56954/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