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东姝进入小巷的时候,却发现,六色毛居然也在小巷子里,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在看到东姝的那一秒,直接变成了小喵。

  “后面呢。”东姝示意了一下身后,然后加快了脚步,直接把身后的人甩掉了,拐到了旁边的角落里。

  六色毛根本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面上的表情还是愣愣的。

  然后就发现,江非淮进入了小巷。

  江非淮发现东姝并没有挨揍,身上连伤也没有。

  这让他心里十分不爽,偏偏那些小混混也不回他消息了,这让江非淮有些不放心。

  正好,东姝如今落单了,他跟着她,不信连个女生也打不过。

  结果,进了小巷,便看到了六色毛。

  江非淮并不认识六色毛,他们是连宵雨直接推荐的微信,加了之后认识的。

  只在微信上联系,算是网友,并没有面基过,自然也便不认识。

  这个时候,看着这几个小混混的模样,江非淮心里一个咯噔,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超过了自己的预料。

  可惜,六色毛才不会给他机会呢。

  江非淮不认识他们,其实也是不屑于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

  可是,这六个小混混,可是用了一下午的时间,查出了江非淮长什么样子,甚至连对方下了晚自习,有家里的车来接这件事情,他们也是知道的。

  原本他们是想踩一下点,看看要怎么样在对方司机手里,把人劫下来,然后揍一顿出气。

  结果,这个时候,江非淮自己送上门来了。

  送到嘴边的肉不吃,他们怕是傻了。

  反正江非淮不认识他们,打完了,也不能出什么事儿。

  不在连宵雨那边爆了马甲,他们回头还可以把连宵雨也打一通。

  因为东姝的挑拨,六色毛已经认定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连宵雨发达了,出息了,想甩开曾经的兄弟们了。

  所以,这才故意误导他们,来教训高手东姝,结果被东姝反手全给碾压,如今身上还疼着呢。

  他们案底累累,又不是什么好人,根本不敢去医院看。

  而且伤到那种地方,他们也不好意思。

  他们不好过,自然不会让背后的人好过了。

  连宵雨最近他们堵不着没关系,先把江非淮这小子堵了。

  反正这小子应该是有钱的,打一顿之后,还能撸点钱,算是他们的医药费了吧。

  江非淮看到情况不对,转身就想跑。

  但是,他又不是东姝,一对六还能碾压。

  一看江非淮想跑,就近的两个小彩毛上前一把,拎着江非淮的后衣领,将人拖进了小巷深处。

  结果,正好把人拖到了东姝面前。

  两方大眼瞪小眼看了好一会儿。

  结果,这个时候江非淮还是没看清现实,看到东姝之后,眼珠子差点没全翻成了白眼球,开口的声音,都带着尖细。

  这声音,尖细到东姝怀疑,他可能……

  性别器官发育的并不太完全……

  “江绾,怎么哪儿都有你,来来来,兄弟们,那个女人是个弱鸡,你们去玩她吧,我不好玩的。”江非淮觉得这个时候,把东姝推出去,说不好自己能得救。

  结果,却不知道,这一脚,又踢到了铁板上。

  原本他们就觉得,江非淮和连宵雨不是个东西,联手耍他们。

  这个时候,一看这情况,原本心里的犹豫还有怀疑,也没有了。

  根本不给江非淮再开口的机会,照着脸就是一通好打。

  江非淮甚至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便被打了两个大嘴巴子,牙齿都打掉了一个。

  看着那颗带血的牙掉在自己面前,东姝面上的表情都没变,只是向后退了一步,然后拿手掩了掩鼻子。

  这块儿靠近垃圾桶,味道不怎么好闻。

  “江绾,你个贱人,你……”江非淮都这个时候了,嘴巴还不老实呢,骂骂咧咧的。

  可惜,东姝淡定的站在那里看戏。

  这些伤害了原主的,毁了原主的人,自己总得亲眼看着,他们一个个的下地狱,原主的气才会消吧。

  所以,东姝没离开,站在那里,眉眼平静。

  好像,眼前的并不是真实的打架现场,而是……

  在拍戏罢了。

  小彩毛们一看江非淮还有力气呼喊,上手堵了他的嘴巴,又是一通狠打。

  江非淮最后被打的在地上哼哼着,脸已经不能看了,身上怎么样,东姝并不知道。

  可是东姝并不准备报警。

  因为知道,还有一个连宵雨,这些人打过了江非淮并不能出气,之后还要收拾连宵雨。

  那个给了原主后背一刀,却还要反复折磨的变态。

  东姝是没准备动他,毕竟文明人,轻易不会动手。

  但是自己不动,并不代表着别人不动啊。

  到时候,报警,一石二鸟,连宵雨不好过,这群小混混,就更不好过了。

  如果他们失手打死了人……

  那就更有意思了。

  不过相比活着被折磨,东姝觉得打死人这个想法,实在不怎么友好。

  毕竟,对方一直让原主活着受折磨,生不如死。

  风水轮到东姝这边了,东姝也不会让他一刀切,痛快的死。

  江非淮被打的在在上哼哼的时候,东姝已经拐了两个弯,从后面离开了。

  小彩毛们觉得自己心里气顺了一些,然后从江非淮的身上扒拉了一番,只扒出了两千多块钱,手机转账有风险,小彩毛们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给点算点吧,拿到钱,几个人扔下江非淮便走了。

  江非淮最后是自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爬出了小巷。

  涂心玲一听司机说,没接到江非淮,人也不知道哪里去了的时候,已经急疯了。

  自己亲自开车过来接人,结果和司机找了半天也没找到。

  正准备报警的时候,就看到小巷口爬出来一个特别狼狈的男生。

  涂心玲总觉得不太好,跑过去看了一眼。

  看着自己儿子的脸已经肿成了猪头,涂心玲哇的一声哭出声来了:“我的儿啊……”

  江非淮坚持了半天,听到他妈的声音之后,终是受不住,直接晕了过去。

  涂心玲吓得半死,顾不上其它的,忙先把人弄上车,送医院。

欢迎大家访问:热库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rkshu.com/book/61172/2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