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珊珊叹了口气,遇到这么一根筋的女孩子,她也说不出的头疼。

    “一下子离职不太好吧,要不,你就以工作之名把她派到下面的分公司吧。到时候你找她谈一谈再做决定,反正这件事我是不管了。这丫头太让人头疼了。”

    邵清城点点头,看着自己老婆一脸发愁的样子眼眯眯的一笑:“老婆,你也别太往心里去了。不就是下了一次药吗?再说了,以冷子琛那个木头性格,说不定这次还成全了他和司墨雨呢。”

    听他的话吴珊珊眨眨眼睛:“你这话什么意思?”

    邵清城笑了一下:“你想想,他们两个登记结婚这么长时间了,为什么一直没有对外公布?还不是冷子琛不懂女人?一直跟司墨雨保持同事的关系。他们能有发展才怪?上次司墨雨出事,他是第一次去金三角的人,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心里不是没有司墨雨,只是他不会表达。昨天晚上安宁肯定给那家伙也下了药,如果冷子琛中了药,那你说司墨雨呢?本来两个人一个三十多岁从来没个女人,一个二十七八也快三十了没个男朋友,你说这干柴遇到烈火会是什么结果?”

    听邵清城这么一说,吴珊珊的心情反而好了许多:“你这么一说也有道理,那他们要是真的成了,我们岂不是他们的媒人了?对不对?”

    邵清城看着她笑着点头:“当然,要不这窗户纸什么时候捅破呀?你说是不是?”

    吴珊珊眨巴眨巴眼睛,突然又皱了下眉:“可是……如果他们根本就没有感情怎么办?那岂不是害了他们吗?”

    “老婆,就算他们没有感情,那跟我们也没关系。昨天晚上吃饭又不是我们请客,药也不是我们下的。他们都是成年人了,就算是中了安宁的小把戏,他们也分得清哪些事情该做,哪些事情不该做。你放心吧,我估计肯定没什么大问题。”

    吴珊珊长吐了一口气:“唉,以后呀,我可不给别人当媒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这张脸给当出去了。”吴珊珊说着摇了摇头。

    这次的事情让她感觉自己的脸都要丢尽了。

    “老婆,这事我来摆平就可以了,你别想太多了。我看着她,你先睡吧。”

    看吴珊珊郁闷的样子,邵清城赶紧安慰她。

    “你看着她,你怎么看着她?她要是醒了药效还没退怎么办?”

    这话说的……

    邵清城尴尬的干咳了两声:“老婆,那还是我们一起看着她吧……”

    这个夜晚,怕安宁出什么意外,夫妻俩一直盯着安宁。

    好在打了镇定剂和医生给开的缓解的药物,安宁的情况还算是不错。

    安宁一直睡到了第二天的上午十点,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房间里坐着吴珊珊,此时的她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昨天晚上的一切瞬间涌入了脑海,想着冷子琛决然离开的样子,她的心彻底的沉了下去。

    有些感情,不是你争取就能争取来的。

    那个男人不属于自己,无论她再怎么努力也不是自己的。

    只是不知道,昨天晚上同样中了药的冷子琛是怎么熬过来的?

    安宁抬脚下床的时候发出了声响,惊醒了正在睡觉的吴珊珊,看到安宁醒过来,吴珊珊悬着的心立即落了地。

    “安宁,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了?”

    作为一个女孩子,这种事情被送到医院里来,脸真的是丢尽了。

    安宁坐在床边,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

    “珊珊姐,对不起……我让你丢脸了……”

    吴珊珊笑了一下,走过来坐在她身边:“这事有什么丢脸的?不过你昨天晚上的做法确实有些极端了些。不过子琛哥和司墨雨结婚的事我也要向你道歉。之前我并不知道他们俩个已经结婚了,如果我知道……”

    “珊珊姐,你别说了。”安宁羞愧的有些无地自容。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安宁红着脸道:“已经没事了,我们还是赶紧走吧。”xdw8

    因为这种事住进医院,不知道会被人议论成什么样呢?

    在医生和护士还没有来查房之前,她得赶紧离开这里。

    看着安宁起身要走,吴珊珊赶紧按住了她:“你先别着急,你清城哥还在外面,我让他去办出院手续,然后我带你出院。”

    一听邵清城在外面,安宁真的是羞死了,抬脚上床蒙上了被子:“珊珊姐,清城哥走了你就告诉我。”

    看她的样子,吴珊珊笑了一下:“好,我知道了。”

    吴珊珊出了卧室,先让邵清城去办出院手续,自己则带着安宁离开了病房。

    走的时候,吴珊珊给安宁戴了口罩和墨镜,安宁才肯跟着她出门。

    这事太丢人了,她现在什么人也不想看到。

    因为安宁连邵清城也不想见,所以吴珊珊没让邵清城跟着。

    楼下,车子里。

    安宁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手捏着自己的衣摆羞愧不已的低着头:“珊珊姐,这件事真的对不起。让你跟着我一起丢脸了。”

    吴珊珊笑笑:“没事没事,恋爱中的女孩子智商为零,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定律。你不用因为这件事就觉得自己抬不起头来,再说了昨天晚上就你们四个人,外人又不知道。”

    “可是你和清城哥,还有陆医生也知道了。珊珊姐,我不想回h皇集团了。你帮我跟清城哥说一声吧。对不起了。”

    吴珊珊脸皮薄,昨天晚上做这种事也是报着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想法。

    现在事情没成,在公司里再待下去,她怕万一走漏了风声,在公司里不被笑死才怪。

    吴珊珊看着她羞愧的样子叹了口气:“安宁,不过这件事我也得说说你。以后谈恋爱可不能像这次这么极端了。有些人你就算是得到了他的人,你也不一定能得到他的心。其实这次你得谢谢子琛哥。如果他真的碰了你,又不对你负责,你说最终害的是谁?”

    安宁羞愧的头低下去:“珊珊姐,你别说了……”

欢迎大家访问:热库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rkshu.com/book/61406/1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