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清秋是丢失了记忆,但是她的思考能力却是存在的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所以不是随便什么人说什么都是会被她毫无条件的全盘接受的,所以其他人担心宁清秋会被骗,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儿。

  若不是内心最深处那种肯定的直觉告诉她对方可以信任,那么不管是明远当时说得多么的天花乱坠,都是不会那么轻易地就是接受他给予的命符。

  杨璇玑等人就是欲言又止的把空间让给了他们,面对佛子这样的强势的大人物关键是还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在宁清秋没有反对意见的时候,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立场来阻止他们单独在一起,虽然抓心挠肺的想要知道他们会说些什么,但是听墙角的事儿还是做不出来的,而且还真的是小看了佛子,灵魄高手难道是还发现不了几个想要偷听的人不成?总而言之,他们就是只能退避三舍。

  宁清秋问道:“你到底是要和我说什么?难道是还有他们听不得的?”

  对她来说事无不可对人言,而且杨璇玑他们都不是外人,在这个世界上是自己迄今为止最为信任的一群人,若是连他们都是要提防着的话,那这日子过着就是太没有意思了些。

  明远倒是不以为意,这么久难道是还不知道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么?要说淡薄也是真的淡薄,但是远远比不上他们的薄凉,虽然看着清冷如月,但是只要是用真心去打动的话就是会得到同等的回报甚至是更多,是真的把那些人当成是自己人的,但是这有如何?归根到底,他们只是这个世界的过客,就像是之前经历的那么多的世界一样,不管在这里到底是多么的志趣相投,始终就是要分别的,现在宁清秋失忆了,还不懂这些,但是等到她恢复记忆,就是知道最终还是和这里的人没有缘分,他们才是真的朋友,所以在这些地方明远从来不和她争论,因为没有必要,这样的冲突其实是可以避免的。

  现在最担心的反倒是另外一个问题。

  明远目光如炬的看向她的眉心处,锐利的眼几乎是要刺穿表皮深入内里一般:“这玩意儿到底是对你说了多少?有没有为难你?”

  宁清秋面色骤然一变,小丑的存在可以说是她最大的秘密之一,因为对于一个记忆空白的人来说,一切都是陌生而茫然未知的,小丑的存在虽然是让人内心十分的忌惮防备,但是同样的,就像是有人站在了自己这一边,至少有那么一个角色,始终是和自己利益相关的,虽然也知道小丑不可能无所求,但是宁清秋某个角度来说还是认为小丑很特殊,之前啊不管是青龙还是皇甫烈,包括昆仑掌教在内都是没有看透小丑的存在,不说是其他的本事,这份隐匿的功夫可以算是了不得。

  但是明远竟然是一语道破。

  她之前还一直是以为对方没有发现,这么看来,自己还是太过乐观了,这么说来,其他的人也许也看出来额?只是没有说破而已。

  这就是让人宛若光天化日之下被人扒光看个透彻,非常的不舒服,所以宁清秋的面色变得有点难看,当然这不是说针对什么人,到底是自己太过弱小了些,不然的话,哪里会有这些考虑。

  小丑这个时候自然是不躲着了,都是被人抓住了,难道是还要继续装下去?这没有意义。

  而且都是老熟人了何必装模作样的?

  宁清秋失忆了也不是什么好摆布的人,难道是还真的以为自己能够把她玩弄股掌之间么?真的要是可以做到这一点,早就是让宁清秋来对付他明远了,还等到现在不成?

  小丑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不得不说,还真的让人感觉额第一时间回到了死亡列车里面去。

  小丑嘎嘎的笑道:“佛子大人,别来无恙啊。”

  其实是故意的,想来也知道明远肯定不是自己主动要成为一个和尚的,它记得清清楚楚,对方是一个修士,还是个儒修,和佛家那帮子人没什么牵扯,而且看他那个样子,就算是当个和尚,那也是个妖僧!

  当然这里面有多少就是迁怒发泄的情绪就是不得而知了,毕竟明远在这段时间的扮演还是很成功的,至少佛子的名头可谓是威震五湖四海,还没有人怀疑过这位佛家神圣的信仰虔诚性。

  明远可没有心情在这里和它打太极,小丑这个777号车厢的列车引导员是个什么样的货色,只要是接触过的人都是知道,明远更是眼明心亮,这家伙不见兔子不撒鹰,关键还是个利益至上主义者,而且特别的喜欢欺压弱者,估计就是在列车里面给憋成变态了,所以它和宁清秋在一起,怎么让明远心里面安稳?

  所以直接了当的就是给了三个字:“滚出来!”

  这可不是什么商量,而是最后的通牒,要是小丑还是冥顽不灵的话,玩花招那就是找死,明远绝对是会给它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说到做到。

  小丑自然是感觉到了威胁,心里面也是脏话连篇,但是也知道这个时候需要好好的商量不然的话对方还真的不会给什么面子。

  宁清秋则是默不作声,显然是放任明远来做决定,相对而言,肯定是明远更加的值得信任,就算是最终没有成功的赶走小丑,但是能够借机试探一下对方的底线的同时,弄清楚自己以前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发生过什么样的事儿,也是很重要的。

  明远自然是知道她的想法,却也没想过瞒着,她想要知道,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是若是主动开口的话,反倒是让她怀疑,只有宁清秋自己想要知道的一点点的告诉她才是最好的办法。

  循序渐进,他一点儿不着急。

  只要是找到人,护她周全,那就是足够了,至于说某个不知道身在何方的男人,就压根不用人操心。不过若是知道宁清秋忘了他,大概是会闹个天翻地覆?

欢迎大家访问:热库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rkshu.com/book/61460/2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