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结果,可是让清安侯夫人极度不满意了,毕竟心里憋着一把火,没发出来,能满意才怪了。

  但天大地大,不说别的地方,光是京城就有上百万的人,人海茫茫的,去哪儿找这样一个粗妇,也只能认栽了。

  而这些,自然是安然做的了,她知道这人喜欢八卦,就找了这人,给了对方一百两银子,让对方帮自己传几句八卦,之后再让她故意传些管事的八卦,好让管事的将她打发走,毕竟如果不打发走,哪天清安侯夫人查到了她身上,安然是不会暴露——因为安然是蒙着面,悄悄找她帮忙的,对方并不知道她是谁——但那粗妇只怕会被盛怒的清安侯夫人打死。

  那人也怕死,一听安然这样说,便赶紧接受了她的安排,在将流言传出去后,便找了个机会,成功让管事的将她卖了,然后因为她有银子,成功自赎,去了别的地方,让清安侯夫人怎么也找不到人。

  没收拾到人,清安侯夫人虽然心里很不爽,但现在不是不爽的时候,因为还有事要做,那就是赶紧约束府里上下,不得再传她的负面消息,谁再传,立马打死。

  府里还罢了,只要她一声令下,没人敢说什么的,倒是外面说她的那些坏话,才是她需要注意的。

  她决定过几天办个宴会,到时拉着安然一起出席,跟她演一出婆媳情深,来抵销外面的人对她的负面言论。

  不过这就需要安然配合了,要不然她一个人演,柳安然要是接不上话头可不行,于是当下清安侯夫人便派韩嬷嬷去找安然过来。

  韩嬷嬷得令过去了。

  不大会儿,韩嬷嬷一个人回了来。

  清安侯夫人看了,不由怒道:“怎么,她不愿意来?!”

  想着柳安然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了,觉得她倒霉了,她有资格跟自己摆谱了,所以不愿意过来?

  如果真是这样,她会教她做人的!

  韩嬷嬷尴尬地道:“那倒不是,就是……柳夫人在那儿,奴婢不好上前提这个事。”

  清安侯夫人听了,也不由尴尬了。

  柳夫人就是原身的母亲,这会儿来,自然也是听到了那个流言,听说女儿被婆婆折磨的倒下了,所以赶紧过来探望。

  在这种情况下,韩嬷嬷要还提让安然过去,说是太太有请的话,指不定柳夫人怒气上来,会跟着过来,问问自家太太,怎么这么对待她女儿的,到时场面可就要不好看了,毕竟柳家可也不是普通人家,柳大人是吏部侍郎,掌握着很多做官人的前途呢,自家虽是侯府,但老爷不过是个五品户部郎中,想往上爬,还得靠这位姻亲呢,这会儿你将人家女儿整病了,到时撕开来吵,对清安侯府可不是什么好事。

  于是这会儿清安侯夫人听说柳夫人来了,只得打住了将安然叫过来教训的打算,跟韩嬷嬷道:“那……先等等再说吧,等亲家太太走了再找她来。”

  按理,听说柳夫人来了,她该派人问候,或者过去见见人家的,但这会儿清安侯夫人有些心虚,怕柳夫人找她的麻烦,所以就既没派人问候,也没过去见她,甚至没安排午饭,只装作不知道柳夫人来了的样子,该干嘛干嘛,就是为了减少存在感。

  当然了,她心里还有点不满,觉得柳夫人来她这儿,按理应该先见自己这个主人的,然后再去见女儿,哪有直接找女儿,都不先来跟她这个长辈打个照面的道理,也太没礼数了吧?

  她却不知道,这是因为柳夫人心里有气,所以才故意没去找她的,事实上,就在清安侯夫人尴尬的时候,柳夫人正在安然这儿,因为心疼女儿的遭遇抹眼泪。

  “……原以为是个不错的,在外面有贤名,世子又一再表示中意你,才同意了他们家的提亲,没想到,刚嫁过来,他们就是这样对你的,竟敢拿你当丫环使,让你立规矩,她以为自己是什么,敢这样对我们家的姑娘?!”

  ……听柳夫人这口气,就知道柳夫人极其愤怒,幸好韩嬷嬷有眼力,在门外听说柳夫人来了,都没进去就走了,要不然就柳夫人这么愤怒,韩嬷嬷只怕会被柳夫人恨屋及乌骂一顿的,毕竟她可是清安侯夫人的心腹嬷嬷。

  这会儿安然听了柳夫人的话,便火上浇油地道:“世子似乎不是真的中意我,婚后跟婚前根本不一样,对我很是冷淡,既然不喜欢我,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婚前一副喜欢我的样子,非要娶我,现在娶了又这样对我。”

  清安侯世子不喜欢她,对她冷淡这个事,她必须说出来,以便给以后和离打基础。

  不过这个话,再配上安然捂着眼睛似乎伤心的动作,可是越发刺伤柳夫人的心了。

  当下柳夫人道:“他竟然这样对你么?之前怎么也没听你提?”

  “一来怕母亲听了伤心,二来,我也怕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所以就等了一段时间,但无论跟他怎么沟通,他都不搭理我,看样子应该没什么误会,就是不喜欢我吧。本不想跟母亲说的,但这次,他娘那样对我,他又这样对我,一家子作践我,我实在是过不下去了,忍不下去了,只好跟娘说了,让娘帮女儿拿个主意,看看这事怎么办。”

  柳夫人越听越生气,当下便道:“你等着,我回去跟你爹说,到时娘跟你爹,找你公公婆婆好好说道说道这事!你要在这边呆着心情不好,就跟娘回家呆几天,清静清静。”

  女儿才嫁人不到四个月,总不能才四个月,就跟清安侯世子和离,所以柳夫人这会儿,并未说什么和离的话,只这样道。

  安然看柳夫人暂时没有让她和离的打算,只得打住了提这个话的想法,暗道看来还是要找机会才行,暂时时机还不成熟。

  于是当下便道:“好,我等娘跟父亲帮我作主,至于回娘家……暂时就不回了吧,毕竟外面的流言,对我有利,但我要是这时候回去了,外面的人就不会说我是被夫家折磨的跑回去了,而只会说我这个儿媳不好,婆家稍微不厚道了点就往娘家跑,毕竟娘也知道,有时候人就是这样,一会儿一个想法。”

  :。:

欢迎大家访问:热库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rkshu.com/book/61530/1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