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虬髯再醒来的时候看到了满天的星光。

  他的意识也清醒了,黄泉没有星光,他还躺在荒野里,身下是土石,身上也盖着土石,如果不是身边多了一个人,身上剧痛,他会以为还躺在自己挖的坑里,刺杀还没开始。

  “我昏迷几天了?”他问。

  李敏道:“两天吧。”

  向虬髯能感受到身上有三处刀伤,四处箭伤,箭头被拔出来了,伤口似乎也都包裹了,但怎么都觉得处置的不是很细致......

  伤口是用衣服...还是自己的衣服撕扯下来包扎的,向虬髯能感受到自己身上到处灌风,冷。

  药.....

  “给,你醒了就可以吃药了。”李敏道,将一把枯草扔他脸上,“嚼吧。”

  向虬髯被堵住口鼻差点背过气,张口将草咬住,才能说话:“大叔,你既然救了我,怎么不把我带到好地方请好大夫好吃好喝的养伤?”

  李敏哎呦一声:“当刺客还有人随时在一旁伺候着啊?受了伤不就是自生自灭自给自足?就地山野躲藏,用野鸡兔子掩藏行迹,伤口自己包扎,自己找草药....”

  向虬髯生气:“胡说八道,有好吃好喝的机会为什么受苦?你分明是故意的。”

  李敏道:“你连这个都能看出来啊,真是好厉害啊,事实上,你今天晚上再不醒,我就就地把你埋了。”

  事实上如果不是他,自己两天前就可以被埋了。

  他向虬髯是个恩怨分明的人。

  “多谢你相救。”他道,枯草在嘴里嚼着,满嘴辛辣,这是一味补血养气的草药,“至于当初那朵花儿的事.....”

  那朵花就该插在他的头上,这个他可不想道歉。

  “....我会寻天下一朵最美的花赠送你。”

  李敏笑了:“真是可笑,天下最美的花,我想要天下最美的花,还用你送啊!”

  “既然不是为了花儿。”向虬髯皱眉,“你一天到晚的跟着我干什么?”

  李敏道:“因为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

  他的话没说完向虬髯恍然大悟明白了:“你是没见过我这样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游侠刺客,看来大叔也曾是仰慕游侠儿快意恩仇的少年呐,如今看到我这般风流倜傥勾起了少年壮志,想要学我怎么做游侠刺客吧。”

  李敏被打断话原本要接着说,待听了向虬髯这一串话,目瞪口呆话都忘记抢过来:“我仰慕你?”

  向虬髯躺在坑中,看着满天星光,神情傲然:“如今虽然不是我游侠儿的最好时光,但游侠之气节依旧存乎天地间。”

  李敏一脚跺在向虬髯的脸上:“乎你的鬼啊!”

  脚步如雨点落下。

  “我是没见过你这样蠢笨的刺客。”

  “我的天啊,你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刺客?你这叫刺客?”

  “还看到你少年?风流?你跟谁比少年?你跟谁比风流啊!你哪里少年了?你哪里风流了?”

  “啊这乱世真是人不人鬼不鬼的!没眼看了。”

  “你睁开你的眼好好看看,谁才是少年风流,站在你面前的才是真正的刺客,你现在马上跪下叩头,我也许会指点你一二.....”

  随从从一旁飘过来,蹲下来幽幽道:“小爷,你把他踩晕了。”

  那就睁不开眼了。

  李敏再跺了一脚,张手转身对着荒野大喊一声啊:“我要气死了,让他死了吧。”

  随从道:“这个人蠢笨比不上小爷钟秀毓灵,小爷不如好好教教他,要是靠他自己,这辈子也杀不了项云。”

  李敏哦了声,想起来问:“项云怎么样?死是不指望了,不会连皮都没破吧?”

  ......

  ......

  “吴大人,你吃点东西吧。”

  姓郑的官员劝道,看着躺在毡垫上的官员。

  吴大人少了一只胳膊,面色孱白,神情呆滞,对捧到眼前的汤羹看都不看一眼:“你就别劝了,我吃不下,我的胳膊.....”

  说到这里眼泪流下来。

  郑大人将碗重重的放下呼喝一声吴大人,汤羹溅了吴大人一脸,让他吓了一跳,呆滞的神情也灵动了。

  “吴大人,多少人都舍了性命,当初离开京城离开麟州,我们都下定了决心,不惜为国捐躯,怎么,现在不过是舍了一条胳膊,你就这样了?”

  吴大人面色微微羞惭,说是这样说,但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吴大人,而且你舍了这一条胳膊,换来的子孙后代绵延的荣耀啊。”郑大人又压低声音,眼中含泪,“你们吴家在陛下面前算是稳了。”

  吴大人便笑了:“是啊,我这一把老骨头了,在陛下面前也没什么用,舍了这一条胳膊,为儿孙铺一条路,值了。”

  说罢对郑大人抬手施礼,要抬手才发觉只有一只.....顿时泪又如雨下。

  郑大人忙抓住他的手:“吴大人,活着就好啊。”

  吴大人点点头,想到什么:“项都督怎么样?”

  郑大人道:“项都督伤的也不轻,他本就重伤休养之身。”

  两人正说话,有卫兵进来说项云请他们过去说话。

  项云比吴大人的气色好不到哪里去,但精神还不错,请他们来是要让他们拔营启程。

  “吴大人受伤,但赶路越快越安全。”项云道,“越早赶到京城,越能更好治伤。”

  事已至此,只能向前走不能回头,吴大人点头,这荒野安营也不安全,还是尽快向前,越接近京城振武军所在,越安全。

  郑大人则注意到另一个问题:“我们?项都督不跟我们一起走?”

  项云苦笑一下,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我的伤不太好,我走的慢一些。”

  伤了胳膊跟伤了心是不一样的,两位大人能理解,不过兵马怎么分?这可是事关生死的大问题。

  “我们此行有七千兵马,请大人们带五千先行。”项云道,“我留两千。”

  两位大人心里松口气,起身惊讶道:“这怎么可以!项都督伤重,最少也要平分兵马。”

  项云道:“我大部分时间要用来扎营歇息,两千兵马以守为主足够了,你们要急行军,五千兵马才能保证安全。”

  两人对视一眼:“行军打仗我们不懂,就听项都督的。”

  项云在榻上虚弱一笑:“辛苦两位大人要急行军了。”

  都不容易啊,两位大人与他握住手,流泪告别相约要在京城相见。

  兵马很快拔营而去,余下的兵马有将官查看了舆图:“都督,前方不远就有一座城池,尚在我们卫军手中,可以前去扎营。”

  进城池比在野地要安全也舒适。

  项云摇头:“我们也急速前行向安东去。”

  安东?将官们有些意外,而且也是急行军。

  项云坐起来,他的伤并没有看起来那么重,但谁又能保证下一次刺杀会不会要了他的命。

  那刺客是冲他来的,现在他不能再回麟州,这一路上有太多机会了。

  他不信那些城池,他也不信振武军,他早就怀疑了,这刺客要么跟李氏有关,要么跟振武军有关,放眼这天下,想要他项云命的,唯有这两方,一个因为仇,一个因为利。

  能喘息的机会只有到了安东,项云道:“让小南的人来接应。”

  ......

  ......

  “项云果然没死。”

  “伤的也不重,跑的特别快。”

  “但跟那两位官员走的路不同。”

  随从说道。

  李敏坐在椅子上仔细的修指甲,闻言哼了声:“不猜也知道。”捏着小锉刀起身,“去把那个蠢才打醒,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向虬髯这次醒来舒服多了,躺在温暖如春的室内,身下是软绵绵的锦被,身上的伤也都仔细的包扎,还换了件像样的衣服.....就是花纹素了些。

  他看到李敏和壮童满意的点点头:“这才像个救人施恩的样子。”

  李敏高高抬着下巴,道:“你跪下来给我叩三个头,我就指点你一下,免得你这辈子都是个蠢才,一个人也杀不了。”

  向虬髯看着此人锦绣华服,绯红眼角,耳边攒着的半开的花儿,哈哈笑了:“好。”

  他从床上翻身,脚步踉跄,及时扶住了桌子才没有摔倒,桌上的花盆摇晃,盛开的粉白山茶花颤颤巍巍,如美人掩嘴低笑。

  “你这位大叔啊。”向虬髯道,伴着屈膝叹气人猛的弹起,砸向那位壮童。

  壮童早有防备,抬手一击,向虬髯借机向门外而去,扔下一串大笑。

  他早就醒了,这几日也靠着耳目探查,院子里并没有明哨暗岗。

  “大叔你还是好好的养花种草吧!”

  壮童要去追,李敏唤住撇嘴:“他不想学我还不想教呢!”

  再一转头大惊失色,桌上的山茶花竟然不见了,只留下一盆绿叶。

  “让他去死吧!”

  ......

  ......

  一盒新胭脂带着项云的消息送到了京城。

  “项云与那两位大人分开行路,都是急行军,不知道是故布疑阵还是有什么其他的安排。”

  李明楼用手捻着新胭脂,听元吉念信,满不在意道:“管它什么安排,都不要让他进我们京城来。”

  只要不见到元吉这些人,外围都是安全的,多数是淮南道养出的兵马,中五在宣武道,而且宣武道本就有剑南道的兵马,到时候万一纰漏也可以解释。

  元吉应声是,接着看信,又好奇:“敏敏说的这个刺客是什么人呢?李敏也是,正经事不做,既然盯着这刺客,怎么不查清他的身家来历,至少连叫什么也打听一下吧。”

  李敏眼光过高,才懒得打听俗人的姓名身家,说到底还是贪玩。

  元吉准备写信训斥他,李明楼笑着拦住:“敏叔也是为我们好,他与这刺客接触太近,会被人误会我们剑南道的。”

  那倒也是,虽然剑南道也恨不得杀了项云,但真被世人抓住证据,目前来说会很麻烦。

  项云声名太好了。

  这个刺客到底是什么人呢?私仇?还是有人重金买凶?元吉正思索,有人急匆匆进来。

  “未了的来信。”他低头送上一封薄信。

  元吉立刻抛开闲杂人等,盯在那封信上,信的内容涉及武鸦儿。

  李明楼伸手拆开信。

  “未了已经到宋州武家了。”

欢迎大家访问:热库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rkshu.com/book/61629/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