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二章、难产

小说:庶门风华 作者:千年书一桐 我要报错
  不好意思,这是第六百九十三章、配合

  早上看过的亲们可以不用订阅了。

  得知外面传言说是因为她把朱氏和颜彧送进监牢才有的这次报应,颜彦以为老太太是来找她去为朱氏和颜彧求情的,忙挺直了腰身,她倒是要看看,老太太预备怎么把求情的话说出来。

  青釉不愧是跟颜彦最长时间的人,见此猜到颜彦准是进入备战状态了,联系到老太太方才说的什么因果报应和传言,聪明的青釉也很快猜到了老太太要说什么。

  于是,她上前几步给颜彦垫上一个靠枕,笑呵呵地说道:“主子,您又不听话了,老夫人又不是外人,您该躺躺你的,要坐也坐舒服些,老夫人不是说了,要信因果报应的,你忘了,太后和皇上不是说了,你这次能母子平安,靠的就是你平日里结的善缘,要不是你素日做的这些好事,这一关哪这么容易好过的?没听稳婆说,一百个像你这样难产的人里也难活一个母子均平安的。”

  颜彦没想到青釉话这么赶趟,也乐呵呵地回道:“可不是这话,这么说,今年冬天还得上大街上捡点乞丐去,正好庄子里今年也缺人了,还别说,当初就是一念之善把城里的乞丐都收留了,没想到后来派上了大用场。”

  于是,这对主仆当着陆老太太的面旁若无人地说起了家务,说周海生带走多少人,说庄子里的收成,说他们这一趟大概多久能回来,说着说着又说到陆袟的名字由来,说到陆呦当日的表现。

  “主子是不知道,侯爷那天是真的吓到了,一听稳婆问保大还是保小,侯爷的腿当即软了,差点没站住,脸色也煞白煞白的,非要冲进产房去看你,说他有今天都是主子给的,说没有你就没有他,说你生他才生,说你死他也不活了,还怕什么晦气不晦气的?当时皇后和太子妃还说呢,就没见过这么深情专情的男子,说我们主子准是上辈子也结了不少善缘,所以这一世才能嫁这么个好丈夫。”

  青釉一边说一边连比带划地学那天陆呦的样子,随后也说到颜彰,颜彰见陆呦给注生娘娘下跪,他也带着陆衿和陆呦跪在观音玉像前许愿。

  “对了,说到这个,主子,那天太子妃还替主子下跪祈福了呢,也说主子平日里做了不少善事,肯定能平安闯过这一关的,所以呀,还是老夫人说的对,这人啊,是要信因果报应的,没看陆夫人和二奶奶做了这么多坏事,所以一个个都进了监牢。”青釉见陆老太太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又补充了几句,且还加重了说话的语气。

  “我这大孙媳妇平日里是没少做善事,所以她之前两个孩子都生的还算顺利,尤其是初哥儿,那会我大孙子正在前线打仗,这个孩子也乖巧,一点没折腾人,可这个小东西就不一样了,会不会还是你前些时日做错了什么事得罪了什么神明?”陆老太太婉转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她终究还是没有勇气直说请颜彦去帮着求情,她倒没有让朱氏回来的意思,她是觉得应该免除颜彧和周婉的罪刑,不为别的,就为了这些个可怜的孩子。

  事实上,陆老太太并不赞成陆鸣把三个孩子带去幽州,她觉得男人是做大事的,哪能把精力放在几个孩子身上,更别说,还有一个可能是傻子,那得付出多大精力?

  再有,经过这些事,陆鸣似乎也歇了再娶的意思,说就这么凑合着过,可陆鸣才多大?

  因此,老太太希望颜彦能去向太后求个情,真说起来颜彧和周婉并没有犯太大的错,她俩都是被朱氏给坑了,若不是朱氏非要把周婉弄进来做妾,说不定这会她好好的嫁人生子,而颜彧自然也不会降低身份去对付几个不入流的侍妾,之前不也相处得好好的?

  当然了,老太太也清楚,颜彦不太可能会为颜彧求情,抛开之前的夺夫之恨不说,颜彧后来对衿娘下手肯定也拂了颜彦的逆鳞,因而,老太太真正寄希望的是颜彦能为周婉说情,毕竟周婉没有对颜彦造成过伤害,且周婉之前和颜彦一直走得比较近。

  而陆老太太之所以为周婉求情,也是因为近期和周婉真正接触了段时日,她觉得周婉为人还不错,打理内务是一方面,难得的是对别人生的几个孩子也尽量给予关照和,再加上后来很长一段时日陆鸣都是宿在周婉房里,因而,老太太觉得把周婉留在陆鸣身边也不错,几个孩子都有人照料,唯一不好的地方是周婉出身低,若是代表陆家去和这些世家间走动会被人看不起,连带陆家也会被人看低。

  只是如今老太太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好歹周婉在,这个家勉强还能支撑起来,否则,她一个年近古稀之人,如何去操心这些?

  谁知老太太刚一说完,没等颜彦开口,青釉说道:“老夫人这话问的真稀罕,要说得罪,我们主子也是得罪几个小人,还能得罪什么神明?真要得罪神明了,我们主子能死而复生,能和阎王爷有交情,能母子平安?所以呀,指不定是什么小人在背后作祟,害我们主子吃了这番苦头,后来准是哪路神明探知了真相,赶紧出面保了我们主子。老夫人若是不信的话就等着,说不定过些日子就有小人倒霉了,因为神明生气了。”

  “罢了,还是青釉会说话,我呀,也就不白操这些心了,大孙媳妇有这么多人在身边护着,又有神明庇佑,想必将来是个有福分的。”老太太彻底歇了这个心思。

  “可不是个有福分的,就连我们主子这次伤了身子不能生孩子了,我们侯爷还说正好省得他吃药了,要不他还要找大夫给他开药,说是不能再让我们主子遭罪生孩子了,左右儿女也双全了,他可不想再受惊吓了。您瞧,这要换成一般的男人,指不定怎么嫌弃呢,可我们侯爷却抱着我们主子说,托我们主子的福,他省事了,也省得伤身了。”青釉拍手说道。

  她也是刚想起来,老太太一会兴许会拿颜彦不能再生孩子说事,干脆提前说出来,堵住她的嘴。

  :。:

欢迎大家访问:热库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rkshu.com/book/61642/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