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子,顾先生他……”陈安脸色一变,表情陡然冰冷阴森。

    他敏锐地察觉到了漂浮在空气里的一抹血腥味儿,那是属于人类的鲜血,闻起来似乎异常的美味,瞬间便吸引住了他。

    “下去。”暮离训斥一句,冰冷的声音像是刀尖儿划破血口,藏着冷厉的锋芒。

    陈安被训得打了一个哆嗦,倏地从血液味道中回神。

    他连连擦着额头上冒出的冷汗,匆忙行了退礼,躬身退去:“是,主子。”

    暮离关上车门,将车帘掀了起来。

    车箱不算大,空气中漂浮的血气散不出去,会让顾珩更加的难受。

    她走到顾珩身旁,尝试轻唤着顾珩的名字,一次次,“顾珩?”

    “离离,”顾珩虽然没有起来,但是却回应了暮离,一如既往地开着玩笑,说道:“放心,死不了。”

    “闭嘴。”暮离伸出两根手指探向顾珩的脖颈动脉,检查过顾珩的脉跳属于正常之列,才放心了,询问道:“怎么回事?”

    “你关心我?”顾珩终于动了动,抬起头来,明朗的眼神依然清澈如水,只不过,眼底却泛着朦胧的浮光,偶尔会对不住焦距,寻找不到暮离所在的方向。

    暮离心底一软,些许情丝融化成冰,在思绪里浮浮沉沉,飘飘荡荡。

    她扶起顾珩,略微冰冷的手掌心覆在顾珩的额头上,一股炽热的温度瞬间侵袭而来,烫得她险些收回了手:“没吃药吗?”

    “吃过了。”顾珩的唇畔总是轻扬起一抹笑容,透着温柔,不会过分让人抵触,他是一名伤者,却在此时换了身份,倒过来又安慰暮离:“就算是灵丹妙药,也不可能药到病除,你就别担心了。”

    “我看看怎么回事。”暮离握住顾珩的手腕,精致绝美的瞳倏然惊起一波水痕,浮起一粒粒银碎,她忽然间明白了,“是嫦曦伤了你?”

    在血族人的世界里,每个人都有属于其自己的特点,那个特点千变万化,就像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一样,熟悉的人一经辨认就清楚了。

    “这么厉害?把脉就能看出来了?”顾珩握住暮离的手,顺势将暮离拉过来,他的下巴抵在暮离的肩头,整个人虚弱无力,提不起精神,说道:“是误会。是我不经意说错了话,冒犯了大家,小惩大诫一下,没关系。”

    “你啊,”暮离轻叹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暮离熟悉嫦曦的性格,如果不是特殊的事情,嫦曦不会亲自动手,至少,不会在她面上亲自动手。

    可是,偏偏着一次,嫦曦不仅亲自动手了,而且还是在她眼前动手了。

    嫦曦刻意隐藏了戾气,防止被暮离察觉到,事后,还让清漪和素衣来处理善后,这已经是在告诉暮离事实了。

    否则,就凭清漪和素衣的身份,除了她之外,根本就没人能够指使她们两个了。

    “离离,你会不会怪我?”这才是顾珩心中担忧的事情。

    “还能怪你什么?都伤成了这个样子。”暮离倒是有心训斥顾珩一番,行事不要太高调。

    在满是血族人的世界里,管他是人类猎者还是普通的人类,都只是行走的新鲜血包,哪怕只是漏出来一滴,也足以令那些控制力不足的小崽子们争先恐后地迎难而上,太不安全了。

    “呵呵,”顾珩一笑起来,牵得五脏六腑都跟着疼,“离离,我疼。”

    “现在知道疼了?早想什么去了?”暮离刀子嘴豆腐心,扶着顾珩躺下后,起身便要离去。

    “你去哪里?”顾珩拉住暮离,愕然问道。

    “去给你寻药。”

    天地之大,万宝丛生。

    暮离打算在附近山上给顾珩寻找一些可食用的草药,顾珩是人类,不像血族人食物单一,吃些药草有利于伤势好转。

    “不去不行?”顾珩并不放开暮离的手,他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个女人来看他,不想轻易放手。

    如果可以,最好一直陪着他,直到地老天荒……

    “当然可以不去。”暮离轻轻提了提眉角,精致的面容上浮现一抹薄凉,眼神逐渐深暗下去,一字一顿地说:“除非,你想死。”

    有些话,不用暮离多说,顾珩已然能够想到。

    如果武尊将神一族的强悍能力可以用两颗药丸轻而易举地治好,那么,这个世界上怕是没有人再臣服于嫦曦一族的权威之下。

    顾珩心中的疑惑终于解开了,难怪刚刚已经喝了药却迟迟没有效果,看来,不是那药没有效果,而是他伤的太严重了。

    顾珩松开暮离,神色变了变,不再坚持了,望着暮离说道:“那你不给我一点安慰?”

    “安慰?”暮离诧异,“你想要什么安慰?”

    “还能是什么安慰?”顾珩难得一次有点不好意思,轻声说:“么么哒。”

    “……”暮离蓦地哑然。

    男人,你的傲娇属性呢?你的君子淡薄呢?

    长篇大论那么久,就是为了一句么么哒?

    顾珩终究还是如愿。

    三分不舍,七分痴迷,一旦纠缠上了,就再也不想放手了。

    临走前,暮离将两边的车帘落了下来,不太担心地嘱咐道:“我让陈安在外面伺候着,你有事就唤他。”

    “嗯。”一吻结束,像是贪食了罂粟,不小心成了瘾。

    顾珩纵有百般不舍,仍是不得已把暮离放走了。

    暮离再次探了一下顾珩的额头,发现太太烫了,才掀开车帘,下了车。

    “照顾好顾先生。”暮离神色淡漠,话语微凉。

    陈安躬身领命,不敢有丝毫怠慢:“是,主子。”

    清早的阳光中,暮离沿着山峰攀岩而去,转瞬之间就消失在茂密的丛林里。

    “咳咳。”车内再次传来一阵阵难以平复的闷咳。

    顾珩躺在车窗前,拿起毛巾擦拭嘴角,将鲜红的血液尽量包裹住。

    他当然明白人类血液对无血族人们的强大吸引力,一旦被发现了,这条小命势必会很抢手。或许还能让他再火一回。

    陈安站在车外,一点都不敢朝车内看。

    他生怕控制不住自己,双手捂着耳朵,闭着眼睛不看、不听,相当折磨了,暗暗祈祷着:老天爷,快点让主子回来,一定要快、快、快。

    …………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欢迎大家访问:热库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rkshu.com/book/62839/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