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医开了方子已经离开,除了外头守着齐宫禁军,除此内外,俱是周国婢女太监。

  “国君,臣妾好多了。”

  姜对雪倚在床柱,青丝长发飘然落下,唇色不似参宴时红润,但也没有刚才那么苍白。

  “日后,切不可饮酒,你这身子好了,但病根未除。”

  周国君坐于床旁,扬手抚着她的手,在上轻轻拍着。

  “臣妾谨记,许是回齐国,很是高兴,忘了太医交代的,不小心饮多了。”

  话音缓缓,温婉柔和,因面色几许苍白,楚楚可怜,令人倍加怜爱。

  周国君瞧了,更加心疼了,他捧在手心的人,心心念念齐国,一来就出事了。

  “娘娘。”

  这时候,领命前去的婢女回来,到了内室,福身行礼,“奴婢参见皇上。”

  姜对雪立刻直起身子,眸中亮起星点光芒,“可是表姐来了?”

  她一边说一边朝后望,一片空荡,唯左右起伏的青帘。

  募的,她眸色沉下,浓浓的失落遍布。

  周国君听了,就知那位表姐是谁,不就是那位定北侯夫人,献舞罢了,这不肯那不愿。

  毫不留情狠狠下了他的面子,就连齐皇也维护。

  思及此,周国君面色微沉,就在这时,手却被抚住。

  “国君,您别恼。这会夜深,表姐确实不该留在皇宫,兴许宴会中,臣妾邀她献舞,她不乐意,心里埋汰臣妾,有怨气,是臣妾考虑不周。”

  姜对雪说的情理相合,话音婉婉,仿佛是被亲朋舍弃的可怜虫。

  “你啊,这心就是太软。她欺你到这份上,你用不着替她说好话。说到底,她不过侯夫人,一品诰命又怎样?你是我周国皇贵妃,身份上,比她高了几阶,和她客气作甚?”

  仅次于周皇后的存在,他国一个诰命夫人,不用放在眼里。

  姜对雪唇角微扬,转瞬平缓,“话不能这么说,就算她将臣妾踩在地下,臣妾也不敢吭声。您不知,臣妾这位表姐,在齐国……”

  说到这,她眸中隐隐露出痛苦,最后无奈摇头,抬手擦拭眼角,低头道,“罢了。”

  周国君目色更重,他仅带了姜皇妃一人前来,刚入齐国,就被人下脸。

  不给他女人面子,就是不给他,齐国待客之道本就令他不满,如此一来,更为气愤。

  当即,话音都凝重了。

  “爱妃,不过就是侯夫人,你念在姐妹情,给她脸面,礼态已到位,好好调养,旁的莫想。”

  说罢,他起身,扶姜对雪躺下,而后转身一脸肃容的走了。

  青帘晃荡,周国君身影消失不见,姜对雪才收了视线,回眸间,已不见柔和,一片冷清骇色。

  唇角勾起,丹色豆蔻抚被,她知道派人去请,秦云舒也不会来,她要的就是不来。

  在国君心中,便是丝毫不给面子,联系宴会拒舞,这么一来,上升到两国。

  完全不给周国脸面,如此一来,事情就大了。

  她哪是喝多果酒,分明被人算计了,而那人,就是秦云舒那位夫君,现下在齐国,风光无限的定北侯。

  提议秦云舒献舞罢了,上了高台舞一曲,摆什么架子!

  “娘娘。”

  “本宫命你查的事,有眉目了?”

  婢女低头,上前几步低声道,“废太子侧妃,昭姑娘,现已住进太皇太后寝殿,虽没身份,但宫里头,没人敢给她脸色。”

  那位昭姑娘,就是昔日昭府的嫡女,昭汐。

  自楚凤歌倒台,日子过的不好,攀附上太皇太后,才有生存之地。

  “娘娘,昭姑娘诞下一位公主,养在太皇太后膝下。”

  姜对雪一听,笑了,“公主,若是皇子,怕是连命都没了。”

  说到这,她微微摆手,“明日请昭姑娘,也算齐京友人,拜见一二。”

  “是。”

  婢女领命,而后扶她躺下歇息,随即轻步迈出内室。

  然此时,已接近亥时,秦云舒早已出宫,坐上侯府马车行至齐京干道。

  却在不久后,传来阵阵马蹄,直挡车前。

  “侯夫人,是秋将军。”

  赶车兵士是孙广,他跟在萧瑾言左右,见过周太子,自然也认识秋桐。

  听到秋将军三字,秦云舒掀起帘子,就见坐在马上的女子。

  “我有话和你说。”

  低语落下,秋桐下马,迅速上了马车,一声口哨,原先那匹马飞奔离去。

  秦云舒会意,命孙广继续前行。

  当马车行驶起来,秋桐才出声,“你小心些,姜对雪在国君那煽风点火。”

  秦云舒了然,“我早已料到,只是没想到,毕竟一国君主,在位几十年,被一女子牵着鼻子走。”

  想到自己衷心侍奉的君主,秋桐眉头拧起,“老了难免糊涂,昔日不曾如此,姜对雪抓了这点罢了。不过,她威风不了多久。在周皇庭,最不该靠的就是男人。”

  “不过,云舒,你谨慎些。你那位表妹,在周国做的事,没一件好的。自她被国君宠爱,就连四妃之首,都死于她手。”

  四妃之首,不就是贵妃?秦云舒隐约记得,那位贵妃家族势力庞大,就这么死了,皇庭不得震荡。

  “为摆平此事,皇后废了不少心思。不过也好,无意中替太子铲除劲敌。”

  所以,周无策才放任姜对雪,任由她将后宫搅乱。

  而那姜对雪,也是有脑子的,对付的人,都和周无策利益无关。

  说罢,秋桐掀起车帘,不多时放下,“我该走了。”

  秦云舒轻嗯,不多时秋桐下车。

  马车缓缓行驶,风也变大,呼呼吹着。

  秦云舒想着秋桐说的话,她明白周无策为何放任姜对雪,只等收网的那天。

  不过,现今来了齐国,她可不管周无策何时收网。

  很快,马车行至侯府,夜色已深,京城西边一处小宅子,秋桐悄然无声进入。

  楚琉璃就住在里面,她的任务就是晚上值守。

  秋桐放轻步子,然走到里面,却见烛光满满,这时辰,琉璃早就睡了。

  “皇兄。”

  轻轻两字传入,秋桐一顿,能让楚琉璃叫皇兄,还在齐京的,不就是……

  楚凛来了?

  不是宣定北侯和谢大人入太和殿,这会该在殿中才对。

欢迎大家访问:热库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rkshu.com/book/64538/900/